當前位置:學術堂 > 多媒體設計論文 >

上海博物館導覽中交互式多媒體的運用
添加時間:2019-09-11

  摘    要: 博物館是展示文化、傳播知識的場所, 如何有效地吸引觀眾, 始終是各館努力的方向。以上海博物館中國古代玉器館導覽為例, 通過介紹交互式多媒體應用的設計與開發, 闡述其對提升博物館教育功能的重要作用。

  關鍵詞: 博物館; 交互式多媒體應用; 教育功能;

  Abstract: Museums are the places where culture is displayed and knowledge is spread.And all of the museums are taking great efforts to attract visitors effectively.Taking Shanghai Museum Ancient Chinese Jade Gallery Guide as an example, by introducing desig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active multimedia application, this paper expounds its important role in promoting the educational function of museums.

  Keyword: museums; the interactive multimedia applications; educational function;

  1、 交互式多媒體應用的特點

  隨著科技發展的日新月異, 傳統的展陳模式已經難以滿足人們的需求。為了吸引觀眾的目光, 博物館亟需開發大量交互式多媒體應用, 融合文字、圖片、聲音、影像等綜合要素來講述藏品背后的故事, 進而提升其教育功能。這些新興的多媒體展項以數字技術為基礎、以網絡為載體, 通過各種渠道及終端進行知識傳播。值得注意的是, 基于對雙向互動的鼓勵, 其具有全新的形態, 觀眾可根據自己的喜好獲取想要的信息。

  如圖1所示, 交互式多媒體應用改變了單向的知識灌輸方式, 邀請觀眾在人機互動的過程中作出選擇, 使得展示內容更為靈活、傳播方式更為自由, 達到了人對信息的自主控制。相較于傳統多媒體展示的封閉性、枯燥性、延遲性, 交互式多媒體應用給觀眾帶來了耳目一新的參觀體驗。它及時清除了冗余的信息, 真正實現既有縱向深入解剖, 又有橫向關聯擴展的動態模式。

上海博物館導覽中交互式多媒體的運用

  2、 實例分析

  下面以上海博物館為例, 詳細說明交互式多媒體應用在提升博物館教育功能方面的優勢。上海博物館現有十個藝術陳列專館, 其中玉器館展出從新石器時代至清代的歷代玉器300余件, 反映了中國古玉八千多年的發展風貌。如何把博大精深的玉文化生動地傳達給觀眾, 在人們的腦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是我們的首要目標。

  圖1 交互式多媒體應用的設計流程
圖1 交互式多媒體應用的設計流程

  2.1、 上海博物館中國古代玉器館導覽概況

  如圖2所示, 立足知識介紹、藏品展示、互動交流三個方面, 上海博物館中國古代玉器館導覽分為七大單元:“中華玉魂”“玉與美石”“古玉細說”“趣味知識”“古玉之最”“珍品賞析”“互動空間”。其中, “中華玉魂”單元用一段紀錄片揭示出中國玉文化深厚的內涵。中國素有“玉石之國”的美譽, 以玉作器歷史悠久, 其自然屬性被人格化和道德化, 對國人的精神情操產生著潛移默化的影響。“玉與美石”單元介紹了玉石的種類及礦物成分、摩氏硬度、密度和折射率。玉即“石之美者”, 廣義上包括和田玉、翡翠、岫玉、南陽玉、水晶、瑪瑙、綠松石、青金巖、珊瑚等。“古玉細說”單元則講述了古玉的分類及常見的紋飾。“趣味知識”單元另辟蹊徑, 解讀了玉器不可思議的用途。在古代社會, 玉不僅是一種裝飾品, 而且是財富、權力的象征, 也是祭天祀地、溝通神靈的法物, 又被用于辟邪斂葬。“古玉之最”單元列舉了八項記錄:“發現史前玉器最具代表性的考古學文化”“中國目前考古出土的最早玉器”“上海目前考古出土的最早玉器”“中國最早的大型玉器”“中國古代最大的玉器”“我國迄今發現最早的俏色玉器”“歷史上最著名的琢玉高手”“歷史上最愛玉的皇帝”。“珍品賞析”單元展示了上海博物館收藏的玉器珍品, 例如:良渚文化鳥紋玉璧、良渚文化神像飛鳥紋玉琮、石家河文化玉神人、商代獸面紋玉戚、唐龍紋玉環、金春水玉飾、元蓮鷺紋玉爐頂、清三螭紋玉觚等, 觀眾可近距離欣賞高清分辨率下的細節之美。“互動空間”單元旨在寓教于樂, 通過游戲的形式來檢驗觀眾的學習情況。

  2.2、“互動空間”單元中的交互式多媒體應用

  “互動空間”單元設有五個關卡:“紋飾拼圖”“玉器組裝”“玉器佩戴”“玉器連線”“巧手琢玉”, 供觀眾根據興趣愛好及難易程度自由選擇。

  (1) “玉器連線”:請觀眾根據文物圖片, 找出對應的文物名稱及所處時代, 三者匹配一致, 就能順利通關。

  (2) “紋飾拼圖”:談到良渚文化, 人們自然就會想起神人獸面紋, 它是一組神人和獸面的復合圖像, 代表了史前玉作的最高水平。在這一游戲中, 請觀眾拖動神人獸面紋的局部到九宮格里, 當拼合完成后, 紋飾圖案就得以復原。

  (3) “玉器組裝”:在劍柄與劍鞘上鑲嵌的玉飾, 稱之為玉劍飾。在這一游戲中, 請觀眾將劍首、劍格、劍璏、劍珌四個配飾擺放在相應的位置, 此時一柄完整的玉具劍便躍然眼前。

  (4) “玉器佩戴”:玉佩飾是古人隨身佩戴的玉器飾品, 分為頭飾、耳飾、頸飾、胸飾、腰飾、腕飾等。如圖3所示, 屏幕上顯示了一幅沒有佩戴任何配飾的士大夫畫像, 要求觀眾在備選的玉簪、玉玦、玉帶、玉雜佩中找出恰當的配飾, 將其拖動到對應的位置。如果所有配飾都放置正確, 則游戲成功過關。若未能正確放置, 則觀眾可先學習相關知識, 然后再次挑戰, 在不斷嘗試中找到答案。

  圖2 上海博物館中國古代玉器館導覽的基本框架
圖2 上海博物館中國古代玉器館導覽的基本框架

  圖3“玉器佩戴”交互式多媒體應用
圖3“玉器佩戴”交互式多媒體應用

  (5) “巧手琢玉”:玉不琢, 不成器。一塊玉璞, 只有經過精心的琢磨, 才能成為一件供人欣賞的藝術珍品。如圖4所示, 玉器的制作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工藝流程, 大致可分為開料、設計、出坯、細工、鉆孔、打磨、拋光七大工序。首先, 挑選適合的玉料, 去皮加工成各種多切面的形體。遵循因材施藝的原則, 根據玉料的大小、形狀、顏色和紋理等特性加以合理的構思布局。然后, 將玉材按設計圖樣切割掉輪廓以外的邊角料, 使之變成初具雛形的粗坯。在此基礎上雕刻具體細部, 如勾勒線條、去除余料、清理底部、平整地紋等。接著, 進行套料、取芯等作業。在鉆孔打眼結束后再進行全器的修整打磨。最后, 實施拋光處理, 使其表面晶瑩潤澤的質感得到充分體現。如此這般, 一件玉器作品就制作完成了。然而, 由于展館的客觀因素, 上述玉器制作的工序無法做到實景展出。于是, 我們便通過交互式多媒體應用“巧手琢玉”, 讓觀眾直觀地體驗動手制作的全過程。在觀看各個工序視頻后, 按照琢玉步驟的先后順序逐個排列, 進一步加深對所學知識的鞏固。

  圖4 玉器制作的工序
圖4 玉器制作的工序

  3、 啟發與思考

  交互式多媒體應用的核心理念是促進來館觀眾借助應用程序與博物館進行積極的交流互動, 同時博物館通過數據反饋了解觀眾的興趣所在, 及時調整策略和措施, 合理利用各項資源, 使自身能夠更好地為觀眾提供個性化的服務, 從而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

  觀眾是博物館得以存在、發展的關鍵因素, 因此博物館的交互式多媒體應用務必堅持以觀眾為中心。一方面致力于挖掘每件藏品的魅力, 以此為基礎展示傳統文化;另一方面致力于掌握不同類型觀眾的心理活動, 以此為目標有針對性地進行設計與開發。我們要從展品出發, 善于抓住觀眾的注意力, 發揮觀眾的主觀能動性, 讓他們帶著問題參觀展覽, 打造二者之間溝通的橋梁。

  綜上所述, 交互式多媒體應用將陳列展示與數字技術完美結合, 激發了觀眾對藏品欣賞、知識探索的熱情, 從而最大程度地理解展覽的宗旨, 有利于提升博物館的教育功能。

  參考文獻

  [1]鐘梅.解析博物館展覽中的多媒體設計[M]//首都博物館.首都博物館論叢:第29輯.北京:燕山出版社, 2015:76-84.
  [2]黃金.利用多媒體技術提升博物館科普教育效果[J].博物館研究, 2014 (1) :54-61.
  [3]高云萍.觸摸屏令博物館更親近觀眾[N].中國文化報, 2011-05-09 (05) .
  [4] 陳晴.從多媒體技術的運用看博物館教育的新發展---以上海博物館錢幣陳列的多媒體展示為例[M]//上海博物館.上海文博論叢:第32輯.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2010:51-57.
  [5] 周一彤.應用互動多媒體設計于博物館展示之案例分析[J].科技博物, 2006 (2) :17-30.
  [6]孟劍明.觸摸屏技術在秦俑博物館宣教工作中的應用[J].中國博物館, 1999 (3) :73-76.

上一篇:童書繪本的數字化及其設計方法
下一篇:基于虛擬現實技術的數字報多媒體交互設計

相關內容推薦
在線咨詢
5分快乐8-官网 越南时时彩-首页 五分PK10-首页 抢庄龙虎-官网 一分排列3-首页 大发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