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學術堂 > 中國古代史論文 >

圖像史料在高校古代史教學中的功用
添加時間:2019-01-14

  摘要:圖像史料可以從載體、制作工藝、展現形式等領域區分, 圖片、繪畫、文物、遺址遺跡、建筑、影片等都可以視作圖像史料。中國古代有豐富的圖像史料, 利用這些圖像史料進行古代史教學事半功倍。圖像史料在教學中具有直觀生動、證史糾史、拓展思路的功用。

  關鍵詞:圖像史料; 中國古代史; 教學功用;

  歷史研究中的史料形式分為文字、圖像、實物、口述四大類, 正如歷史學帶給普通人的印象那樣, 歷史學研究者更加重視文獻、學術著作、文學作品、報紙雜志等文字史料, 圖像、實物、口述史料長期不被重視。彼得·帕克在《圖像證史》中說:“使用攝影檔案的歷史學家人數相當少, 相反絕大多數歷史學家依然依賴檔案庫里的手抄本和打印文件。歷史學家如果在行文中討論了圖像, 這類證據往往用來說明作者通過其他方式已經做出的結論, 而不是為了做出新的答案或提出新的問題。”這與當前我國歷史學界的研究現狀接近。

中國古代史

  一

  圖像學理論的先驅———潘諾夫斯基認為圖像是從“圣象”概念發展而來的, 主要指繪畫藝術中的圖像。布雷德坎普拓展了潘氏的觀點, 他認為圖像包含攝影和電影等影像藝術, 同時還把圖像學推廣到藝術史的領域。圖像學進入歷史研究領域后, 圖像概念被大為拓展, 但學術界對圖像史料的分類產生了分歧。例如彼得·帕克認為圖像遺跡 (彼得·帕克使用“遺跡”一詞替代“史料”) 包括畫像 (素描、寫生、水彩畫、油畫、版畫、廣告畫、宣傳畫和漫畫等) 、雕塑、浮雕、攝影照片、電影和電視畫面、時裝玩偶等工藝品、獎章及紀念章上的畫像等所有可視藝術品, 甚至包括地圖和建筑在內。沈敏華認為圖像包括地圖、圖片、文物、遺址遺跡、碑刻、建筑、圖畫、攝影照片、影視片、紀實片等。陳仲丹則認為建筑屬于實物, 只有成為某種載體 (紙張、電子) 上的圖形后才是圖像。藍勇從歷史研究的史料角度分析, 認為“直接察看建筑、器物、繪畫等客觀上屬于史料的一種, 因為這些實體建筑、器物有印證文獻史料的作用”。我們認為圖像史料正如藍勇所說, 可以從載體、制作工藝、展現形式等領域區分, 圖片、繪畫、文物、遺址遺跡、建筑、影片等都可以視作圖像史料。

  中國古代有悠久、深遠的文字著錄傳統, 形成了我國蔚為大觀的文獻寶藏。在文本資料之外, 中國歷史也重視圖像的作用, 如利用“龜占”、“八卦”等圖像占卜吉兇, 《山海經》等古書更是圖文搭配;又如宋代就出現了金石學, 重視文物資料, 所以中國古代有“左圖右書”、“左圖右史”的話語。但是近古以來對圖像的研究越來越薄弱, 尤其是近當代中國史學更是表現出這樣的特征。這種特征表現在古代史教學上更是明顯, 重視文字資料在歷史教學中的主體作用, 而把圖像史料放在極為次要的位置, 例如以當今各大高校使用的《中國古代史》教科書為例, 全書地圖、文物、圖畫、建筑等圖像極少, 內容更是極少涉及圖像, 或引導學生從圖像角度探討歷史事件、科技發展、遺跡遺物。

  在古代史教學中, 圖像史料具有以下幾種不同的作用, 利用好圖像史料, 可以使教學達到事半功倍的效用。

  首先, 圖像史料具有生動直觀的特點, 這是文獻史料無法替代的。早在17世紀, 捷克教育學家夸美紐斯就在理論上證實了直觀教育的原則, 他指出:只要有可能, 就應該用感覺接受一切東西。建構主義學習理論也認為, 學習者要想完成對所學知識的意義建構, 最好的辦法不是聆聽別人 (教師) 關于這種經驗的介紹和講解, 而是讓學習者到現實世界的真實環境中去感受、去體驗。蘇霍姆林斯基認為:“直觀性原則不僅應當貫穿在教學和教學過程的其他方面, 而且應該貫穿在整個認識過程中。”因此, 圖像史料在中國古代史教學中具有不可忽視的重要作用。例如中國古代歷史上黃河共有六次重大改道, 這種河道變遷必須通過地圖這樣直觀的形式展現出來。我們講述中國古代史, 必須結合出土文物、遺跡遺物進行講述, 如商周史這部分, 必須結合甲骨文、青銅器等出土器物、商周墓葬等實物資料進行講述, 再多、再詳細的文字描述也沒有這些直觀的圖像來得生動清晰, 能夠讓學生在短時間內接近千百年前的歷史, 為通過長時段帶來的鴻溝搭起一座橋梁。

  其次, 圖像史料可以起到證史、糾史的作用。中國古代的文字史料具有傾向性和選擇性, 尤其是時間越早的史料越是如此, 重視政治史、重視中央, 忽視經濟史、社會史、生態史和地方史。例如講漢代中外交流時, 更多地關注經河西走廊到西域再到西方的路上絲綢之路, 對漢代海上絲綢之路卻講述甚少, 相關資料在《漢書·地理志》中有記載, 但具體交流、商業往來情況如何, 仍然需要實物等圖像史料的證實。例如在廣東徐聞和合浦發現了大量來自西亞、印度、東南亞的水晶、瑪瑙、琥珀、黃金佩飾品等, 證實了我國在漢代就已形成了一條海上交流的通道。教學利用翔實的圖像史料, 發揮了證史、糾史的作用, 使授課更加具有科學性。

  再次, 圖像史料可以拓展學生的思路, 為進一步學習和研究奠定基礎。我們在古代史教學中經常引用史學大家邢義田先生的一項研究成果, 將邢先生的研究思路介紹給學生。邢義田先生的文章題目是《“猴與馬”造型母題--一個草原與中原藝術交流的古代見證》, 他利用鄂爾多斯草原小型騎馬銅飾、三件漢代“猴與馬”考古資料等圖像史料證實了漢代“馬上封侯”的寓意, 后來又延伸到“弼馬溫”這樣一個眾人熟知的文學名詞的釋讀, 是一篇圖像證史的典范之作。我們在講古代史相關內容時, 向學生引介這樣的作品, 將幫助學生打開思路, 看到歷史研究的另一面, 對史學學習與研究產生興趣。

  

  在使用圖像史料進行古代史教學的時候, 需要注意的是, 我們在重視圖像史料的同時, 多數情況下仍要把文獻史料放在首位, 尤其在圖像史料存在偏差的情況下。以熟知的唐太宗畫象為例, 這張畫像是曾藏于南薰殿的唐太宗畫像之一, 是明代宮廷畫家的臨摹作品;又如從宋到清有三十幾個版本的《清明上河圖》, 以上所舉圖像均融入了作者生活時代的特色, 所以在引用這些圖像史料時應多加注意, 注意分辨時代特色。這就涉及史料的鑒別問題, 需要教師在教學過程中具有與史料相關的歷史知識, 鑒別史料的真偽和時代特色。教師可以利用自己的知識儲備詳細向學生講解某些圖像的真偽和出現時代, 幫助學生更清晰地認識時代特色。例如在講解唐太宗畫象時, 可以分析這幅畫像呈現出來的明代服飾特點, 同時利用出土的唐代塑像、壁畫等資料向學生呈現唐代的服飾特點, 從而加深學生對唐代服飾特點的認識, 對唐代服飾文化有較為深刻的理解。

  其次, 在使用圖像史料進行古代史教學時, 要求教師在考古學領域有一定的知識儲備, 熟悉不同時代的考古學文化特色, 并且持續不斷地關注最新的考古發掘和研究成果。例如講到漢代, 要對漢代考古發掘中的漢墓特點、發展變化有清晰的認識。要對漢墓出土的典型器物, 如畫像石、畫像磚、壁畫、陶器、金銀器較為熟悉。同時還要對漢代最新的考古發掘成果較為熟悉, 如最近的海昏侯墓、青島土山屯漢墓、湖南益陽兔子山遺址等。只有熟悉這些考古資料, 才能在授課過程中把相關的圖像史料運用嫻熟, 幫助學生深入理解漢代社會的情況。

  再次, 在使用圖像史料進行古代史教學時, 要注意授課方式、方法, 改變教師一人講授這種授課方式。運用圖像史料授課說到底仍然是運用史料授課的一種方式, 這種方式要求老師鼓勵、引導學生發現圖像史料中隱藏的知識和線索;鼓勵、引導學生分析圖像史料和其他史料之間的關系, 鑒別圖像史料的時代和真偽。

  最后, 在使用圖像史料進行古代史教學時, 不能局限于傳統的歷史學和古代史, 要鼓勵和引導學生不要局限于歷史學專業, 拓寬視野, 利用考古學、藝術學、文學等資料和方法對圖像史料進行分析。如年鑒學派代表人物勒高夫所說:“文學、藝術方面的資料可能對心態史特別重要, 因為心態史感興趣的不是客觀現象, 而是對這些現象的描述。”雖然這是針對心態史研究所言的, 但對我們理解古代社會、古代社會群體具有重要的作用。對圖像史料的分析也是如此, 不僅需要歷史學知識, 而且需要考古學、藝術學、文學等知識和技巧。

  參考文獻
  [1]藍勇.中國古代圖像史料運用的實踐與理論建構[J].人文雜志, 2014 (7) .
  [2][英]彼得·伯克.圖像證史[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8.
  [3]賀華.布雷德坎普的新圖像學——作為圖像學的藝術史[J].美術向導, 2012 (2) .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中國古代史學的發展特征研究

相關內容推薦
彩38-彩38平台-彩38官网 龙虎大战-官网 幸运五分彩-首页 波兰五分彩-官网 决胜时时彩-首页 五分快乐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