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學術堂 > 歷史學論文 >

歷史學視域下的中華武術起源分析
添加時間:2018-11-08

  摘要: 中華武術源遠流長, 博大精深, 如今, 我們要做的是將中華武術更深入地研究并傳承下去。從歷史學角度探究武術的起源, 有利于我們正確地看待武術, 有利于對武術更好的發展。本文通過收集文獻資料進行邏輯分析深度剖析中華武術。

  關鍵詞:中華武術;歷史學

歷史學論文

  1 前言

  武術是祖先給我們留下來的寶貴遺產, 歷經歷史的抉擇, 我們有責任把它傳承下來并發揚光大。

  武術的最大魅力不僅僅在于技術, 更在于她的文化內涵, 伴隨中國古老的傳統文化傳承下來, 其中還有一部分思想影響著現代人的思維。道家思想中的天道無為, 儒家思想中的寬厚仁和, 法家思想中的嚴酷冷峻, 陰陽家思想中的轉換輪回, 兵家思想中的攻防詭道等都映射在武術文化中, 更是武術區別于其他文化的獨特標志。毋庸置疑, 武術是先有外在表現, 后才有的思想內涵, 而后的內在文化內涵又反過來影響武術的發展。

  歷史學是研究人類社會發展過程及其規律的學科。歷史學最主要的學術特征是真實, 在大量的歷史資料中經過反復調查整理出歷史真相, 從中獲得經驗和知識。本文從歷史學的視角去探究武術起源, 以期能夠真實、準確地把武術的發展軌跡在歷史長河中顯現出來。

  “起源”在辭海中的解釋是“事物的根源”, 也就是解釋事物產生的原因, 強調的是事物的內部因素;另一種解釋是“發源”, 就是事物產生的源泉, 側重強調事物的外部因素。本文所講的武術的起源即是解釋武術的根源, 武術為什么產生, 強調的是內部原因。“武”字甲骨文形態為“上戈下足”, 下邊一個“足”字, 上邊畫一個“戈”的形狀, 這是武字的雛形, 本文要論述的武術也是武術的雛形, 意為人拿著一些簡單的武器來進行戰斗, 從而形象地說明本文研究的武術是原始的武術形態。

  2 武術產生的原因分析

  武術為什么會產生?任何事物的產生都是有其必然性和偶然性的, 武術也是如此。從歷史學的角度看待問題, 讓問題以真實客觀的形態展現出來, 武術的產生是由當時的時代背景所決定的, 深入探究當時的時代背景、從實際出發才能更好地解釋武術為什么會產生。

  2.1 時代背景

  原始時期的自然界是很復雜的, 這個時期人類與自然界還沒有分離, 還沒有形成社會形態。自然界中有原始茂盛的森林, 有險峻的山峰, 有湍急的河流, 有各種各樣的生物, 有史記載原始時期動物的體積一般都比較大, 人類論體形和體力都不是自然界的佼佼者, 但智慧卻獨一無二。《莊子·盜跖》記載:“古者禽獸多而人民少, 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 晝拾橡粟, 暮棲木上, 故名之曰有巢氏之民。”這是上古社會有巢氏的來源, 從側面反映出當時的社會生活條件艱苦, 當時人類一方面要耕作, 一方面還要抵御野獸的攻擊。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 原始時期人類在這樣一種環境中繁衍生息, 最終存活下來, 并逐漸成為食物鏈最頂端的霸主。

  2.2 自衛是武術產生的動力

  原始社會的人類必須在復雜的條件下生存下來, 為了維持生命和延續種族, 最基本最原始的需要就是攝取營養和自衛。動物或通過捕殺其他動物獲得食物而得以維持生命, 或與其他動物搏斗求得不被捕殺而得以生存, 這是一種本能。原始先民們不斷的與自然界的動物搏斗, 先民們既是戰斗者又是勞動者, 武器即是狩獵的工具, 在極端嚴酷的生活環境中苦苦掙扎, 從而慢慢產生出最原始的武技。在《淮南子》中有一段話:“人有衣食之情, 而物弗能足也, 故群居雜處, 分不均, 求不澹, 則爭。爭則強脅弱而勇侵忮。人無筋骨之強, 爪牙之力, 故割革而為甲, 鑠鐵而為刃。”這段話生動地說明了人類在原始社會的本能的體現, 隨著人類的不斷發展, 自衛的本能沒有改變, 但其形式越來越多樣化了, 遠古時代的人們因為衣食不足, 分配不均時常引起爭斗, 斗爭中既有體力的較量, 也有技能和膽量的較量, 人類通過自己的智慧, 有目的推動自衛技能的發展, 使之從一種求生的本能發展成為一種自覺地自衛技術。所以武技產生的動力為本能自衛。

  2。3 戰爭的頻繁促使武術思想文化的產生

  社會生產力的發展, 生產工具的不斷更新, 使得物質豐富, 人類的主導地位確立, 私有制逐漸產生, 人類的自衛本能由原來的生存需求變為物資、財富、地位、權利等需求, 社會矛盾也由個體式向團體式轉變, 斗爭的規模變大, 方式越來越殘忍, 各個君王對戰爭更加重視。對戰爭研究越深刻, 勝利的可能性越大, 帶來的利益就越巨大。前人對戰爭的研究出現了武術和軍事文化, 在冷兵器時代, 武術和軍事是分不開的, 是整體和個體的概念, 多個個體組成整體, 個體的質量決定著整體的質量。戰爭的重要性使得人類去研究取勝整體下的個體因素, 在實踐經驗的基礎上產生了各種軍事武術等思想文化, 對武術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3 武術起源時間的界定

  武術的起源時間一直存在爭議, 從歷史學角度真實地追溯歷史非常重要, 武術文化起源的關鍵問題在于時間的界定。查閱資料得知:公元前六萬年, 中華大地上共有四族, 伏羲族生活在甘肅地區, 南蠻族生活在南方, 東夷族生活在渤海的地區, 黃帝族生活在內蒙古東北地區。中國當時的地理特征是多山、多湖泊, 據《淮南子》記載:“往古之時, 四極廢, 九州裂, 天不兼復, 地不同載, 火爛炎而不減, 水浩洋而不減, 猛獸食人顓民, 鷙鳥獲老弱。”這說明當時中華大地上的地理條件十分惡劣, 他們并不相互來往, 而是相互隔絕的, 到公元前一萬年左右, 進入新石器時代, 各部族開始有支族向外擴張, 大約在公元前四五千年前到達中原, 而后在中原相遇, 最先到達中原的是炎帝, 炎帝是伏羲族的后代, 從此開始有了部落之間的交融和斗爭。在公元前二三千年, 經過黃帝蚩尤之戰以后, 黃帝確定了中原的霸主地位。因此公元前一萬年到公元前二三千年戰爭規模、頻率、使用兵器情況都顯著提高, 此階段是武術產生的重要時期。

  歷史繼續發展, 黃帝之后有堯舜禹, 禹建立夏朝, 夏朝滅完商朝建立, 商朝后期諸侯割據, 風云動蕩的春秋戰國時期到來, 鐵器的普遍使用, 社會生產力大發展, 戰時更加頻繁, 社會名士頻繁走動于各君王之間, 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 諸子百家爭鳴, 思想碰撞, 形成武術的文化思想萌芽, 在春秋戰國時期武術思想文化正式產生。

  4 武術形成的最初形式

  上古時期的武技形式是沒有史料記載的, 在這里筆者運用邏輯推理的方法還原, 原始社會時期沒有武技這個概念, 屬于無意識階段, 這只是由于我們需要研究武術的起源而加上去的。原始武技的形式隨著矛盾的變化而不斷變化著, 在原始社會人類就會使用一些簡略的武器, 這樣在斗爭中就更為主動, 在研究武技的形式中, 武器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可以說武器推進了武技的產生, 是武技產生必不可少的因素。

  根據不同時期的矛盾變化, 把武技主要分為三種形式:狩獵武技、民間武技、軍隊武技。1.眾所周知, 人類最開始的生存方式為狩獵, 狩獵方式為多對一, 運動中的戰斗。這個時期的武器為木棍, 以及在木棍上增加一些石器的石槍、石矛頭石戈等, 古《彈歌》載:“斷竹, 續竹, 飛土, 逐肉。”意思是說:砍下竹子, 做成彈弓, 發射彈丸, 直射野獸, 所以還有類似于弓箭的彈弓。在復雜環境下的跑、跳躍、攀爬、投擲、躲閃是這個時期的武技形式。至于一些跟動物貼身打斗的武技是沒有的, 人類沒有能力跟動物面對面的打斗, 在原始社會, 狩獵中死亡是很正常的事。2.社會進步, 有了馴養動物, 出現耕作, 武技的形式發生變化, 沒有了運動、激烈的特點, 耕作的武技發生在土地爭奪、首領的爭奪、女性的爭奪等部族內部矛盾中, 武技的功能是震懾作用。所用的武器為鋤具, 如石鏟、石耙、石刀等, 形式為手持武器的劈、砍、刺、戳、格擋等殺傷力較小的打斗形式。3.社會繼續發展, 私有制產生, 為了爭奪土地、財產、奴隸等, 發生了戰爭。青銅器的出現, 在《世本》中載:“蚩尤作五兵。”武器種類變的更加豐富, 更加實用, 刀、劍、戟、槍等現在大部分武術器械的雛形出現, 這個時期的武技得到了大的發展, 戰爭的勝負雖然跟戰術有一些關系, 但個人武技的高低還是決定因素。武技的形式與武器相關, 用刀的武技為劈砍、格擋, 用劍的武技為刺、劈、撩、掛, 用槍的武技為格擋、戳等, 這些都可以在現在武術器械的單個動作中找到, 都是一招制敵的必殺術。

  原始社會有一個重要的項目——“祭祀活動”, 原始社會雖然不發達, 也會有自身的文化, 原始宗教是主要的文化形態, 主要包括自然崇拜、生殖—祖先崇拜、圖騰崇拜。在物質力量與精神力量處于低下水平的原始時代, 原始宗教在人與自然之間起協調作用, 在物質文化與精神文化之間起補充作用, 在人的精神需要中起主觀自足作用等功能。在祭祀活動中武舞是重要的一項, 它會把日常生活中的動作連貫起來, 有助于武技的發展, 武舞無疑也是原始武技的一種。所以原始的武技是人類在生產和斗爭中逐步積累的, 運用一些簡單的器具, 為了生存而產生的一些實用性的動作。

  5 總結語

  在原始社會, 歷經數萬年的不斷發展, 人類最終脫離動物的形態, 產生并發展了自己的文明, 從此以自己的意愿主動生存, 所面臨的矛盾也隨時間不斷變化, 武術就在不斷變化的矛盾中悄然而生, 最終原始部落之間的戰爭使得武術有了一個質的發展, 最終產生了武術。歷史是不斷前進的, 武術也不斷發展, 出現了武術文化, 來指導和豐富武術的內容, 武術更融于社會, 一直流傳至今。當今的中國是開放的中國, 當代中國正以一個包容、和平的大國形象呈現在世界面前, 然而隨之而來的異族文明、科技、運動等也在沖擊著我們的傳統文化, 面對這些挑戰, “取其精華, 去其糟粕”成為最好的解決方式。了解武術的起源, 明白武術的本質, 理解武術的精髓, 更好地繼承和發展武術, 是我們當代武術人肩負的責任和不變的情懷。

  參考文獻
  [1]國家體委武術研究院.中國武術史[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 1996:1-10.
  [2]李子偉.論武術起源與伏羲的關系[J].天水師范學院學報, 2009, 29 (4) .
  [3]張遠山.淘氣之道, 開天辟地 (上) ——上古四千年伏羲族歷法史[J].社會科學論壇, 2014 (3) .
  [4]王萬林, 王俊法, 馬平靜.“技”源于“武”考證[J].搏擊·武術科學.2011, 8 (12) .
  [5]蔡建, 李海停, 楊德霖, 李遠偉.淺析武術起源與技術演進的特點[J].山西師大體育學院學報.2005, 20 (3) .
  [6]劉軍.中華武術起源與發展的自然地理環境詮釋[J].搏擊·武術科學.2004, 1 (2) .
  [7]中華武術早期發展的歷史軌跡[J].池州師專學報, 2003, 17 (3) .

上一篇:歷史學與社會發展方式選擇之間的關系研究
下一篇:歷史學與中醫學之比較研究

相關內容推薦
旺旺时时彩-首页 卡司11选5-首页 现金网-首页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5分3D-首页 越南时时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