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學術堂 > 考古學論文 >

古跡遺址展示內容和方式的選擇探析
添加時間:2019-07-03

  摘    要: 古跡遺址是構成我國古代文明史跡的主體, 是人類文明史跡的直接建筑主體, 蘊含著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和科學研究價值。當下, 如何通過適當的展示, 在保護古跡遺址不受自然和人為因素破壞的前提下, 讓古跡遺址發揮出現實意義, 是現今古跡遺址的重要關注點之一。我們在文中對文物古跡展示內涵進行了界定, 分析了展示內容和展示方式在選擇時的影響因素及權衡因素。

  關鍵詞: 古跡遺址; 展示內容; 展示方式; 影響因素; 權衡因素;

  作為歷史跨度長達數千年的文明古國, 我國擁有著數量龐大而又分布廣泛的古跡遺址。這些古跡遺址是人類文明史跡的直接建筑主體, 蘊含著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和科學研究價值。

  對于古跡遺址的保護由來已久, 隨著社會不斷發展, 其保護理念和保護方式也逐漸出現了變化。在現今的時代背景下, 古跡遺址的保護已經不僅僅局限于其自身建筑本體的保護, 更拓展到了其所在區域整體以及其相關歷史文獻的保護。而基于社會和人民的整體需求, 一味地限制性保護已經不合時宜, 如何通過適當的展示, 在保護古跡遺址不受自然和人為因素破壞的前提下, 讓古跡遺址發揮出現實意義, 這是現今古跡遺址的重要關注點之一。

  然而, 在現實中, 對于古跡遺址的展示可謂困難重重。首先, 區別于西方的石質建筑材料, 我國古代的建筑大多是土木結構, 其抗自然侵蝕和人為破壞的能力相對有限, 故而我國現存的古跡遺址往往毀壞嚴重而又十分脆弱, 這都給古跡遺址的展示帶來了極大阻礙, 包括技術上的難度增加等。其次, 古跡遺址作為具備極大科研價值的文化主體, 是文物保護機構的重點關注對象;而其作為區域內的珍貴利用資源, 又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極大重視。兩個主體之間的職能利益不同, 導致了古跡遺址的展示在實際過程中異常困難, 無法兩頭兼顧。

  現階段, 在古跡遺址的展示中主要存在以下問題:第一, 當地民眾對古跡遺址的保護意識不足, 其在一定程度上制約著古跡遺址的展示工作;第二, 展示方式落后, 無法實現古跡遺址歷史信息的有效傳達;第三, 部分遺址保護過甚, 使其社會文化價值無法在展示中得到發揚;第四, 古跡遺址展示的資金不足, 以致限制了諸多遺址開發項目的正常開展。

  1、 古跡遺址展示的內涵界定

  《文化遺產地詮釋與展陳憲章》中對于古跡遺址展示的概念有著這樣的定義:一切可能的可提高公眾意識、增強公眾對文化遺產地理解的活動, 均可稱為對文化遺產地的展示。劉衛紅在研究大遺址展示理念時提出, 遺址的展示是指對遺址區域以遺址本體為主的自然與人文環境的展現或顯示, 包含了內在價值或精神的表達和外在形態的展現或顯示。其強調遺址展示的真實性、完整性和重要性[1]。而曹海云在研究都城類遺址的展示方式時指出, 遺址的展示是以遺址保護為前提, 以考古研究為依據, 以展現遺址內涵為目的, 對遺址進行恰當、完整地解說, 向觀者傳達遺址的核心價值與意義[2]。楊琳琳主要從遺址的闡釋著手, 認為相關工作人員面向公眾針對考古遺址的闡釋信息進行科學地、有規劃地交流, 是為實現公眾對遺址的闡釋理解的技術支持[3]。而陶亮等探討了土遺址的展示方式, 指出遺址的展示是指在保證遺址安全的前提下, 將遺址的內涵及價值表現出來, 包括對遺址的解說、狹義的展示和解說基礎設備[4]。綜上, 本研究認為, 古跡遺址展示的內涵定義應該是:以遺址的保護為前提, 通過一定的技術手段, 將以遺址本體為主的遺址區域形態及其所蘊含的歷史文化價值向公眾展現和顯示。

古跡遺址展示內容和方式的選擇探析

  2 、古跡遺址展示內容的選擇

  2.1、 古跡遺址展示內容的類別

  1) 古跡遺址本體

  古跡遺址的本體是遺址遺存的直接物理表現形式, 其包括設計外觀、建筑主體、結構形式、材料種類及附屬文物等, 是遺址展示的首要內容。通過對古跡遺址本體的展示, 能讓公眾更為直觀地獲取到古跡遺址的信息, 達到傳播古跡遺址歷史文化價值的目的。

  2) 遺址區域內自然環境和地文景觀

  許多遺址分布廣泛, 其所在區域內的自然或地文景觀又極具觀賞性, 此時可以考慮將遺址展示的外延擴大到遺址區域的自然地文景觀的展示。包括遺址區域內的地貌、水體、植被等自然風貌。以此為出發點可以建造考古遺址公園或森林公園。

  3) 遺址區域內的物質文化景觀

  部分遺址所處區域具有良好的物質文化景觀, 如聚落田野、古道小徑、歷史建筑等, 其本身即具有極佳的展示潛力。通過良好的規劃, 可以使其與古跡遺址的展示相互助力, 達到更好的展示效果。

  4) 古跡遺址承載的非物質文化景觀

  許多遺址都承載著如重大歷史事件、歷史活動、歷史人物事跡、民風民俗及文化技藝等非物質文化景觀, 這些無形的遺產無疑都是人類文化的瑰寶。透過這些非物質文化景觀的展示, 可以使公眾更為具體地了解古跡遺址的“前世今生”, 從而把握其蘊含的歷史文化內涵。

  2.2、 古跡遺址展示內容選擇的影響因素分析

  1) 展示內容的留存完整度

  展示內容的選擇很大程度上與觀賞性直接掛鉤。從這個層面上來說, 在選擇展示內容的時候要著重考慮其留存主體的完整度。如果主體保存較為完善, 可以適當采取簡要的保護措施直接展示。反之, 若主體毀壞較為嚴重, 就要從多方面考量其是否能在現有條件下達到可供展示的標準。如果無法達到, 則應考慮放棄展示或延遲展示。

  2) 展示內容的公眾接受程度

  展示的直接目的是為了讓公眾了解古跡遺址的內在和外在價值, 從該層面上來說, 任何無法被公眾所接受的展示內容都是不合時宜的。因而, 在選擇展示內容的時候要本著信息可達性的原則, 盡量避免晦澀難懂抑或是歷史背景不明的展示內容。

  3) 展示的內容具有的歷史文化價值大小

  部分遺址毀壞嚴重, 主體結構及建筑外觀已蕩然無存, 從觀賞性上已經基本不具有展示的價值。然而在另一方面, 其本身又具有極大的無形價值, 換言之在歷史文化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此時可以考慮通過原址重建等方式進行展示。

  2.3、 古跡遺址展示內容選擇時的權衡因素分析

  1) 展示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與觀賞性的權衡

  現今的修復技術已越發成熟, 通過模擬重建等方式提高古跡遺址的觀賞性至少在技術上已不存在難題。也正因如此, 部分遺址展示工程難免會出于經濟效益等因素的考量, 無法正確把握其中的度, 從而造成遺址展示內容失真的問題。而事實上, 遺址展示的根本目的在于揭示其文化遺產的歷史價值, 而不是表現現代技術的進步和成就, 也不是個人才能的展示, 更不是為迎合現代人的審美觀念而橫加變形修整[4]。展示內容的選擇要本著真實性和完整性的原則, 不可“過分”展示。

  2) 展示內容的觀賞性與易損害性的權衡

  展示的內容要經過仔細的篩選, 判定對遺址保護本身是否構成威脅。部分古跡遺址雖然具有極佳的觀賞性, 換言之有極高的展示價值, 但是其同時又極易受到自然環境和人為環境的破壞, 并且在現階段暫無較好的防范措施。此時, 就要從對古跡遺址的保護出發, 放棄或延遲其展示時機, 以免對其造成不必要的損害。

  3、 古跡遺址展示方式的選擇

  3.1、 古跡遺址展示方式的類別

  1) 原狀展示

  古跡遺址的原狀展示包括露天原狀展示和覆蓋原狀展示, 其主要針對遺址本體保存較為完好的遺址。其中露天原狀展示在古跡遺址上不附加任何裝飾性或保護性建筑, 因而采用該種展示方式的遺址除了主體保存良好, 還應該有較強的抗風化腐蝕和人為破壞能力, 如著名的龐貝古城遺址和雅典衛城遺址。而我國國內的許多遺址為土木結構, 其抗損壞的能力有限, 在主體保存良好的基礎上, 一般在遺址本體上方加蓋一個跨度較大的屋頂, 用展示廳的方式使遺址與外界隔離, 以減少對于遺址的自然損害, 該種方法稱為覆蓋原狀展示。

  2) 原址標識展示

  在某些情況下, 古跡遺址本身發掘考察已基本完成, 布局形式和結構亦基本清晰, 然而其本身極為脆弱, 采用了原址回填的方式進行保護, 此時是無法進行系統的展示的。但是另一方面, 人民大眾又有著一睹其風貌的迫切要求, 此時可以考慮在回填的基礎上進行原狀標識展示。標識的手段主要有地面砂石標識、地表植物標識等, 其都兼具保護和極高辨識度的特征, 在一定程度上滿足公眾了解遺址大致形態分布的要求。殷墟古遺址王陵區的部分墓葬即采用了該種展示方式。

  3) 原址重建展示

  部分古跡遺址損壞極其嚴重, 主體結構及使用功能已基本喪失, 殘留信息極少, 已無法達到展示的基本標準。但在另一方面, 其在歷史文化中又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 抑或是在現今得出區位規劃中也有著不得不展示的理由, 此時, 可以考慮在原址基礎上進行重建展示。而基于遺址展示的真實性原則, 一般不主張丟棄歷史信息進行重建。《中國古跡遺址保護準則》中明確指出:“原址重建是保護工程中極特殊的個別措施。核準在原址重建時, 首先應保護現存遺址不受損傷。重建應有直接證據, 不允許違背原形式和原格局的主觀設計。”杭州的雷峰塔正是基于毀壞嚴重和西湖景區規劃要求的雙重背景下, 本著真實性原則, 參考了大量歷史文獻后進行原址重建展示的。

  4) 陳列展示

  許多古跡遺址的發掘常常有大量的出土附屬物, 如古代的生產工具、生活用品、衣料裝飾、文獻記載及宗教器皿等, 其直觀反映著所處時代的社會生活和生產水平, 更有甚者, 可以表達出古人的思想和宗教信仰, 其所具有的歷史文化價值不言而喻。但是這些文物發掘的時候往往是擺放雜亂, 毀壞嚴重, 處理的最好方式就是將其通過一定的修復, 進行陳列展示。在展示過程中輔以展板或影像資料進行系統講解, 以達到為公眾直觀了解的目的。

  5) 多媒體展示

  前文提到, 部分遺址出土附屬品在展陳的時候會輔以特定講解媒介, 如展板等。事實上, 眾多古跡遺址雖然所含歷史文化信息豐富, 但是可讀性和觀賞性較差, 抑或是受限于普通民眾的認知水平, 其展示效果并不好。此時, 可以考慮通過多媒體展示的手段, 以求加強遺址展示的體驗度。具體手段包括書籍閱讀、畫板展示、音頻講解和視頻觀賞等。近年來備受推崇的數字模擬技術在此方面亦有著極佳的應用前景。通過現代科技的運用, 可以極大豐富參觀內容, 彌補缺失歷史信息, 調動游客的感官體驗, 使其對古跡遺址的歷史文化內容有著更為全面的把握。

  6) 周邊體驗活動

  部分遺址的展示會結合周邊產品或活動慶典來進行, 以此彌補遺址展示手段和宣傳力度的不足。例如在遺址景區內進行遺址仿真文物的售賣, 如果忽略經濟層面, 其在加深游客對于遺址文化內容的理解上是有著一定的作用的。再如2006年在大明宮含元殿舉行的“盛大西安大型演出活動”, 其根據含元殿建筑復原的基礎上, 采取了先進輕型材料, 在一定程度上還原了盛唐的舞臺藝術形象。雖然在歷史原真度上有待考量, 但是其活動本身對于大明宮的整體展示起到了極大的正面影響, 進一步豐富了遺址展示的方式, 亦滿足了普通民眾對歷史文化信息具象化獲取的需求。

  3.2、 古跡遺址展示方式選擇的影響因素分析

  1) 遺址本體情況

  選擇采用何種方式展示古跡遺址時, 首先考慮的無疑是遺址自身本體的情況。如遺址本體的保存好壞直接決定著展示方式的選擇。若遺址保存較為完好, 則可以采用原狀展示, 根據抗損害能力的不同, 又可以細分為露天原狀展示或覆蓋原狀展示。若遺址損壞嚴重, 則應考慮是否有原址重建的必要;遺址本體所處的地理交通位置, 也會在相當程度影響遺址展示的人流量大小, 進而影響到遺址展示方式規劃的規模;而遺址自身殘留的歷史文化信息的多寡和獲取難易程度, 又會決定在展示方式上需要花費多大的精力去完善其信息可達性。可以說, 遺址本體情況是遺址展示方式選擇的最主要因素。

  2) 遺址考古研究的成熟度

  遺址展示的目的是要將古跡遺址自身蘊含的歷史文化價值向公眾展現。而古跡遺址雖蘊含豐富科學、歷史、藝術內容, 但卻是死寂無聲的, 只有經過研究者的深入研究闡釋, 展陳設計者的精心布展, 才能實現“活生生”的歷史這一展示目標。從這一層面上來說, 遺址的展示是要建立在研究者充分考古研究的基礎上的, 只有通過深入發掘考證遺址歷史文化信息之后, 遺址才能達到向公眾展示的前提, 否則展示出來的要么是殘缺的歷史文化信息, 要么是無法為公眾理解或極易被普通人曲解的信息, 這都與古跡遺址展示的初衷相違背。

  3) 新媒體的開發應用程度

  遺址的展示其本身屬于信息傳播的范疇, 而信息傳播的效果無疑與傳播的媒介相掛鉤。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與新媒體的開發運用, 遺址的展示方式也趨向于多樣化。從最早的簡單陳列參觀, 現場工作人員講解, 到視頻影像觀看, 自助講解系統, 再到肉眼可見的數字模擬技術的普及, 遺址展示的方式選擇受限亦必將得益于科技的日新月異。

  3.3 、古跡遺址展示方式選擇時的權衡因素分析

  1) 觀賞性與真實性或危險性之間的權衡

  某些展示方式固然可以使古跡遺址的觀賞性得到大幅提升, 但是是以犧牲部分真實性為前提, 或是以增加遺址毀壞危險性為代價的, 此時該種展示方式是否還應該采用, 就值得仔細商榷。如杭州的雷峰塔原址重建項目, 在某些歷史學家眼中就是以犧牲雷峰塔的原真性為代價換取西湖景區的整體規劃完整度, 但是另一些歷史學家卻認為, 適當地犧牲一些原真性不等于偽造, 況且這些損失與其帶來的社會效益和文化效益相比, 是近乎微不足道的。因而該項目的最終實施歷經多年, 爭論不斷。雖然最終選擇了重建雷峰塔, 但是此項目的最終實施裁定標準在其他項目中卻未必適用, 在具體的展示方式選擇之時, 還需仔細考量。

  2) 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之間的權衡

  如果古跡遺址的展示方式在前期規劃的論證過程中不存在明顯問題, 有較好的社會價值, 從遺址保護和展示效果來說亦有著一定的優勢, 此時就應該著重考慮其實際操作的可能性。主要應從經濟層面上考量其前期投入是否在預算之內, 投資回收期是否適合等;從技術層面上考量其預計使用的展示技術在現階段是否足夠成熟, 在運用過程中有無明顯技術瓶頸等。只有充分考慮解決這些問題, 才能不使展示方案成為一紙空談。

  4、 結語

  本文對古跡遺址展示內涵進行了界定, 對古跡遺址的展示內容及展示方式的選擇進行了探究, 并得到如下結論:

  1) 古跡遺址展示內容選擇時, 受展示內容的留存完整度, 展示內容的公眾接受程度, 展示的內容具有的歷史文化價值大小等因素的影響;并需要在展示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與觀賞性之間, 以及觀賞性與易損害性之間作出權衡。

  2) 古跡遺址展示方式選擇時, 受遺址本體情況, 遺址考古研究的成熟度, 新媒體的開發應用程度等因素的影響;并需要在展示方式的觀賞性與真實性或危險性之間, 以及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之間作出權衡。

  參考文獻

  [1]劉衛紅.大遺址展示理念方法問題的探討[J].地域研究與開發, 2013, 32 (2) :171-176.
  [2]曹海云.都城類遺址的展示方式研究[D].北京:北京建筑大學, 2015.
  [3]楊琳琳.考古遺址的闡釋與展示體系規劃研究[D].濟南:山東大學, 2017.
  [4]陶亮.土遺址展示方式的初步探討[D].西安:西北大學, 2008.

上一篇:我國大豆起源和歷史發展研究
下一篇:塔院寺關帝壁畫的基本情況與藝術特色

相關內容推薦
在線咨詢
超级快3-首页 盛达娱乐-盛达娱乐注册-盛达娱乐网址 压庄龙虎-首页 十分快三-首页 大发时时彩-首页 天天快3-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