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學術堂 > 考古學論文 >

初步研究俄羅斯的考古學
添加時間:2019-01-11

  摘要:以俄羅斯帝國、蘇聯時期和俄羅斯聯邦區域內的考古活動為對象, 嘗試對以俄羅斯為主體的考古學史進行初步研究。

  關鍵詞:俄羅斯帝國; 蘇聯; 俄羅斯聯邦; 考古;

考古學

  俄羅斯位于歐亞大陸北部, 地跨歐亞兩洲, 國土面積1700余萬平方公里, 是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 與中國有4374公里的漫長國境線。自18世紀初彼得一世建立俄羅斯帝國后, 經1917年的十月革命建立蘇維埃俄國, 1922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成立, 1991蘇聯解體后成為現在的俄羅斯聯邦。目前我國考古學界對這位近鄰的考古學發展的歷史尚未有任何的系統研究, 本文以俄羅斯帝國、蘇聯和俄羅斯聯邦區域內的考古活動為對象, 嘗試對以俄羅斯為主體的考古學史進行初步梳理。

  一、俄羅斯帝國時期

  在俄羅斯, 民間對古物的關注始于17世紀, 但在國家層面對古物的尋找和收藏始于彼得一世時期。受到出使莫斯科的荷蘭外交官H.K維森的影響, 彼得一世對古跡和古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獎勵古物的收藏, 并組織了對西伯利亞的考察, 從烏拉爾到貝加爾湖, 行程數千公里, 考察隊還進行了不以獲取寶藏為目的考古發掘。[1]

  葉卡捷琳娜二世時期成立艾爾米塔什博物館, 鼓勵“科學家前往俄羅斯帝國的不同省份”進行探險考察, 考察者們對卡馬河、伏爾加河的古墳廢墟和金帳汗國古城進行了描述記錄。

  18世紀末至19世紀上半葉, 在俄羅斯歐洲部分的南部, 主要在克里米亞開始了富有成果的調查和發掘, 出版了《俄羅斯國家考古的古代遺存》的著作。在莫斯科大學、波羅的海沿岸、敖得薩和彼得堡相繼成立了考古學會, 1859年在圣彼得堡成立了皇家考古委員會, 這是俄羅斯第一個國家中央考古學研究機構, 在1864又成立了具有全俄性質的莫斯科考古學會[2]。

  19世紀后半期至20世紀初, 有計劃的考古研究開始在整個俄羅斯展開。除對傳統古典文物的專注之外, 石器時代, 青銅時代和早期鐵器時代的遺物也引起了考古學家的注意, 在高加索和中亞地區開展了第一次專業的考古發掘, 這其中被挖掘的一些遺址, 如沃洛索沃等成為現在著名考古學文化的名字來源。當時在烏克蘭、克里米亞, 高加索和西伯利亞一系列舊石器時代遺址的發現, 改變了當時流行的在舊石器時代俄羅斯歐洲部分無人居住的錯誤論調。從整體看, 當時俄羅斯的考古田野工作和研究成果出版接近西歐的水平。

  20世紀初期, 俄羅斯的考古研究第一次進入到了系統總結階段, 尤其是對原始時代的考古學研究, 其中最重要的是В.А.戈羅德佐夫在1908年出版的《原始考古學》, 不僅識別出了我們今天已知的許多考古文化 (豎穴墓文化、洞室墓文化和木槨墓文化) , 并確定了他們的時間順序。他認為俄羅斯境內從舊石器時代到中世紀文化的發展是一個具體的歷史過程, 經歷了一定的時期和階段[3]。

  此時, 俄羅斯的考古教育體系已經形成, 它依托于古典大學, 也依托于公共專業機構, 其中莫斯科和彼得堡考古研究所發揮了特別重要的作用。莫斯科的俄羅斯歷史博物館和圣彼得堡的冬宮以及各省級博物館舉辦了考古展覽。在考古成果出版方面, 不僅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 還在各省出版了一系列科學著作。隨著這些研究成果的出現, 俄羅斯考古學的世界影響力大幅增加。

  二、蘇聯時期

  在十月革命之前的幾年里, 俄羅斯考古學文化的框架已經基本形成, 從石器時代到中世紀, 幾乎所有時代的重要考古文化都被確立。十月革命后的蘇俄和蘇聯考古學在學術發展以及組織上與之前的俄羅斯帝國考古具有密切的聯系。革命后保留下來的部分考古人員保證了俄羅斯 (蘇聯) 考古學發展的連續性, 確定了新興的蘇聯考古學科學的結構, 問題和主要方向。

  1918年成立了俄羅斯國家考古委員會, 其成員包括于1919年成立的俄羅斯物質文化史研究院。該研究院成為蘇俄的考古中心機構, 位于列寧格勒。1924年, 該研究院的莫斯科分部成立, 同年, 在莫斯科大學成立了考古學和藝術史研究所, 并成為俄羅斯社會科學研究協會的一部分。1937年物質研究院并入到蘇聯科學院, 成為物質文化研究所, 1959年更名為考古研究所。

  從學術發展來看, 俄羅斯國土面積巨大, 民族眾多, 各地區的古代民族生活反映出的物質文化的研究是考古學的主要方向。但該傳統在20世紀20年代發生了變化, 考古學開始日益失去其特殊性, 融入到社會學。一方面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方法論引入到對考古材料的研究之中。另一方面, 從1929年開始受到馬爾“語言新學說”的波及, 影響了學科的正常發展[4]。

  在近10年后, 考古學開始擺脫低俗社會學的傾向。隨著人們對民族問題的日益重視, 蘇聯人民 (主要是斯拉夫人) 的起源和民族歷史問題逐漸回到主要方向。

  在田野考古方面, 蘇聯時代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規模, 特別是在基本建設領域, 在1934年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通過了開展基本建設之前必須開展考古工作的法律, 當時的公路、鐵路和水庫的建設過程中進行了大量的考古工作。現在看來, 廣泛的考古調查和發掘仍可算作是蘇聯考古學的最偉大成就之一。在十月革命前期, 發現的最豐富的遺址位于黑海北部海岸、烏克蘭、波羅的海、俄羅斯平原中部和卡馬河地區。在蘇聯時代, 國土上所有主要地區都沒有空白, 發現和研究涉及從石器時代到中世紀后期的整個歷史階段。由于田野考古工作過多, 對材料的科學整理和發表不及時, 這也成為目前俄羅斯考古學中最迫切的任務之一[5]。

  三、俄羅斯聯邦時期

  蘇聯解體以后, 田野考古研究的規模已大大減少。然而, 近年來, 通過與國際學術機構的合作和俄羅斯國力的恢復, 考古活動正在穩步增加。當然, 俄羅斯考古學的組織結構也在改變, 1991年, 蘇聯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列寧格勒分部變成了物質文化史研究所。除此之外, 屬于俄羅斯科學院機構的還有新西伯利亞的考古學與民族學研究所、葉卡捷琳堡的歷史和考古研究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歷史考古和民族研究所。除此之外, 國家冬宮博物館, 國家歷史博物館以及大學和政府機構也從事考古學研究。

  在科技考古和文化遺存保護方面, 俄羅斯近些年的考古緊跟世界考古的總趨勢, 廣泛吸收自然科學及相關技術, 環境考古、科技考古、考古學史和理論等方向日趨完善。當然民族物質文化史研究仍然是當今俄羅斯考古的一個重要方向。

  參考文獻
  [1] 王鵬.西伯利亞考古學的濫觴[N].光明日報, 2017-12-22 (16) .
  [2] А.Л.蓋蒙特.蘇聯考古學[Z].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資料室, 1963.
  [3] Д.А.阿夫杜辛.考古學基礎[M].北京:高等學校出版社, 1989 (俄文) .
  [4]郅友昌, 趙國東.蘇聯語言學史上的馬爾及其語言新學說[J].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學報, 2003, (03) .
  [5] В.Л.亞妮娜.考古學[M].莫斯科大學出版社, 2006 (俄文) .

上一篇:基于知識考古學分析朱丹溪的相火理論形成
下一篇:從考古學上探討研究猶太人入華

相關內容推薦
越南时时彩-首页 十分11选5-首页 压庄龙虎-首页 5分快乐8-官网 纵达彩票-纵达彩票注册-纵达彩票网址 抢庄牛牛-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