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學術堂 > 考古學論文 >

塔院寺關帝壁畫的基本情況與藝術特色
添加時間:2019-01-22

  摘    要: 關公信仰一直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 明清時期達到鼎盛, 關帝廟的修建與關公壁畫的繪制也達到了高潮。塔院寺伽藍殿南北墻58幅壁畫以關公為主要形象, 壁畫運用了對稱、重疊、平衡、散點布局的構圖原則;其中山的畫法有起手法、高遠法等, 樹的畫法有范寬樹法等多種手法;壁畫整體以綠色為主調, 配合紅色、藍色、白色、棕色、黑色、灰色、黃色進行描繪, 有些配飾或者人物身上還用到了瀝粉貼金, 色彩鮮艷, 關公形象更加栩栩如生。

  關鍵詞: 關公信仰; 塔院寺; 壁畫;

  Abstract: The belief of Guangong has always occupied an important position in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and reached its peak in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As a result,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Guandi Temple and the painting of the Guangong murals also reached a climax. The 58 murals in the north and south walls of mainly represented the figure of Guandi. Murals used several composition principles, for example, symmetry, overlap, balance and scatter layout. Among them, drawing the mountain with Qishou method and Gaoyuan method technique, and so on. And painting the tree with various techniques, such as Fan Kuan tree method. The overall color of the mural is mainly green, which was combined with red, blue, white, brown, black, gray and yellow. Some accessories or characters were also painted with gold, which were brightly colored, making the image of Guangong more vivid.

  Keyword: Guangong belief; Tayuan temple; mural;

  關羽 (160—220年) , 本字長生, 后改字云長, 河東郡解縣 (今山西運城) 人, 東漢末年名將。關公信仰起源于魏晉, 產生于隋唐, 發展于宋元, 鼎盛于明清, 流演于現代[1]。關公信仰的發展在明清時期達到鼎盛的原因主要是朝廷的推崇和民間的支持。尤其是在清代, 關公受到了朝廷前所未有的禮遇。《清史稿·禮三》:“順治九年 (1653) , 敕封‘忠義神武關圣大帝’;雍正三年 (1725) , 追封三代公爵, 曾祖曰‘光昭’, 祖曰‘裕昌’, 父曰‘成忠’, 供后殿, 增春秋二祭;乾隆三十三年 (1768) , 以壯繆原謚, 未孚定論, 更命‘神勇’, 加號‘靈佑’。殿及大門易綠瓦為黃……”[2]記載了清代歷朝皇帝對關羽的冊封。明清時期, 由于政府的弘揚, 宗教的推崇, 民眾對關公的信仰達到了新的高度, 修建的關公廟也越來越多, 隨著關公文化的盛行, 繪制關帝壁畫也盛行起來。清代的關公壁畫保存了很多。五臺山塔院寺伽藍殿的關公壁畫即是重要一例。

  1 塔院寺歷史沿革

  塔院寺位于山西省五臺縣臺懷鎮顯通寺南側, 是一座以塔命名的寺院。寺院包含氣勢磅礴的釋迦牟尼舍利塔、意蘊深刻佛足跡圖碑和人天尊勝的文殊菩薩的發塔, 因而被列為四大佛教圣地之首。威震五臺山的釋迦牟尼舍利塔即大白塔, 全寺可以分為左、中、右三個院落, 共有殿堂、房間約120間。寺內主要建筑有天王殿、大雄寶殿、大白塔、藏經樓, 文殊發塔院、伽藍殿等。

  塔院寺以大白塔命名, 大白塔的創建考證, 已有學者研究。如黃盛珠在《五臺山大塔院寺白塔的來源與創建新考》[3]中提到, 經過考證, 五臺山白塔與北京白塔寺白塔形制相同, 由尼泊爾偉大工藝家阿尼哥修造, 通過史實考證, 五臺山大塔院寺白塔為元大德五年 (1301) 阿尼哥所建。

  關于塔院寺的創建, 《五臺山大塔院寺重修阿育王所建釋迦文佛像真身舍利寶塔碑并銘》碑文中有載:“據《感通錄》云, 宣律師問天人, 今五臺大孚靈鷲寺, 或云漢明所造, 或云魏文之修, 互說不同, 莫究其源。天人答曰:二帝俱曾于此造寺。摩騰來山, 見阿育王塔, 勸帝造寺, 名大孚靈鷲。自爾, 王臣士庶, 遞代崇奉。洪惟太宗文皇帝繼位之初, 典御萬方, 賓服四夷, 不忘付囑, 萬機之暇, 留心內教, 在所凈坊, 無不思創佛寺、佛塔者也。聞西域有道上師葛哩麻巴希, 即命高僧智光赍敕遠迎, 三祀來京, 論道稱旨, 頂現神光, 種種異事, 以佛之敬而敬之。尋升大寶法王, 誥封大自在佛, 不樂京居, 欲來清涼, 與其大圣談道利生。帝知其意, 永樂五年即敕內宮監太監楊升、楊忠及諸藩省官員、匠役、人夫二萬, 預來五臺, 建大吉祥顯通寺, 以待法王居之。法王至此, 見靈鷲山前阿育王塔, 其形微隘, 由是請旨復修, 其稱□帝心, 仍命前項官員、近役、人夫, 于此營造。凡有所費, 皆出內帑。埏磚百萬, 基石千塊, 灰數千石, 其余不目。經之營之, 不日而成。高二百尺, 闊十二丈, 圓腹方基, 煥然一新, 視先有加。慶贊事訖, 法王西歸…”[4]44碑文詳細介紹了塔院寺修建的兩種說法, 明代朱元璋與該寺的淵源, 以及永樂年間明成祖朱棣幾次派人修建塔院寺, 其中包括哈立麻活佛。

塔院寺關帝壁畫的基本情況與藝術特色

  《山西通志·卷一百六十八》記載:“塔院寺在州北丘子坡明正統年建”;關于塔院寺的重修, 《五臺山碑文》中嘉靖十七年《五臺山大塔院寺重修阿育王所建釋迦文佛像真身舍利寶塔碑并銘》[4]44和萬歷十年《敕建大塔院寺碑記》[4]52有記載。

  2 塔院寺關帝壁畫的基本情況

  塔院寺內伽藍殿內不僅繪有護法神關公的塑像, 殿內南北墻壁上都是以關公為主要形象的壁畫。伽藍殿內南北墻各有29幅關帝壁畫, 共58幅, 并附題記, 保存較好。但對于這些此壁畫考證少之又少, 柴澤俊、賀大龍的《山西佛寺壁畫》 (2006) 中也沒有提及此壁畫。伽藍殿內正中間供奉三尊佛像, 中間供奉的是孤獨長者, 也是古印度舍衛城中的大富長者須達, 左右是波斯匿王的太子袛陀和波斯匿王, 在三尊佛像左邊的是關公。依《七佛八菩薩大陀羅尼神咒經》所說, 護僧伽藍神有18人, 即美音、梵音、天鼓、巧妙、嘆美、廣妙、雷音、師子音、妙美、梵響、人音、佛奴、嘆德、廣目、妙眼、徹聽、徹視、遍觀, 合稱為“十八伽藍神”[5]。在中國的佛教中, 常以關公為伽藍神。南北兩墻壁畫面積為10.03平方米, 南墻壁畫面積是5.015平方米, 其中左側4幅壁畫的面積是0.64平方米, 另25幅壁畫的面積為4.375平方米;北墻壁畫面積與南墻相同。

  表1 塔院寺伽藍殿壁畫面積圖表
表1 塔院寺伽藍殿壁畫面積圖表

  表2 塔院寺南墻壁畫題記簡表
表2 塔院寺南墻壁畫題記簡表

  南墻壁畫繪有28幅, 但題記卻是29個, 第7列最后一排多一幅題記, 沒有壁畫, 可能是被遮擋了。壁畫以連環畫的形式表現, 畫面內容以《三國演義》中關羽故事發展順序為序, 故事情節緊密聯系。上下5排, 左右7列, 壁畫呈間隔狀排列, 排與排之間以祥云分隔, 列與列之間以山、石、樹分隔, 過渡十分自然, 不會影響壁畫整體的布局。題記在每幅畫右上角的位置, 紅底黑書, 此墻壁畫的排列順序是自右至左, 自上而下, 依次是酒店初會, 桃園結義, 蘇張進馬, 造置刀劍, 大破黃巾, 平原赴任, 鞭打督郵, 三戰呂布, 生擒劉岱, 活捉王忠, 溫酒斬華雄, 土山觀兵, 刀劈遠志, 議允三事, 秉燭夜讀, 東□□□, 大宴關公, 怒斬楊齡, 曹慈袍印, 曹公進馬, 許田打獵, 曹進美女, 曹托付金, 請給劉表, 怒誅文丑, 奏正下書, 望□□信, 公□□□, □□□□, □□□□。壁畫內容都很清楚, 個別題記漫漶, 右起第三列最后一排題記看不清, 側邊最左邊題記以及側邊左起第二列下邊兩排題記都分辨不清, 壁畫都能看清。

  圖1 塔院寺伽藍殿南墻關公壁畫全圖
圖1 塔院寺伽藍殿南墻關公壁畫全圖

  表3 塔院寺北墻壁畫題記簡表
表3 塔院寺北墻壁畫題記簡表

  北墻壁畫繪28幅, 壁畫面積與南墻相同, 也是10.44平方米。壁畫與南墻一樣以連環畫的形式表現, 內容與北墻內容相銜接, 上下5排, 左右7列, 壁畫呈間隔狀排列, 排與排之間以祥云分隔, 列與列之間以山、石、樹分隔, 過渡十分自然, 不會影響壁畫整體的布局。題記在每幅畫右上角的位置, 紅底黑書, 排列順序自右至左, 自上而下依次為寫表辭曹, 辭曹不見, 掛印封金, 怒斬門官, 灞橋辭別, 廖化獻功, 東嶺關斬孔秀, 洛陽關斬孟坦、韓福, 汜水關斬卞喜, 胡班夜襲, 滎陽關斬王植, 黃河口斬秦琪, 大戰夏侯惇, 臥牛山收周倉, 古城斬蔡陽, 古城聚義, 三顧茅廬, 攻打樊城, 河梁保駕, 華容釋曹, 義釋黃忠, 單刀赴會, 威震華夏, 大戰龐德, 怒斬龐德, 刮骨療毒, 叱退諸葛瑾, 西川托夢, 敕封關帝。壁畫內容很清晰, 題記也都能辨別清楚。

  圖2 塔院寺伽藍殿北墻關公壁畫
圖2 塔院寺伽藍殿北墻關公壁畫

  壁畫內容與史料記載很多不相符, 與小說相符, 原因是統治者為了提倡封建的“忠義信”, 到了明清, 更是受到吹捧。壁畫內容大致與小說《三國演義》相一致, 個別順序有些調整, 與小說順序不一致, 如“刀劈遠志”應在“大破黃巾”之前;“溫酒斬華雄”應在“生擒劉岱”“活捉王忠”之前;“請給劉表”應在過五關斬六將之后, 斬蔡陽之后。小說內容與史料記載也有出入。如“桃園結義”, 正史中只提到了情若兄弟, 并未提到結拜, 并且關羽的年齡比劉備略大;“溫酒斬華雄”, 華雄是江東孫堅所殺, 但小說把孫堅寫成華雄所殺, 與史實出入很大;“怒誅文丑”, 關羽斬殺顏良, 并沒有誅殺文丑;“鞭打督郵”史書記載是劉備所為;“過五關斬六將”是虛構的, 五關相距甚遠, 且孔秀等人也是虛構;“華容釋曹”也與史實不符, 華容道攔截曹操的是劉備, 但去晚了;“單刀赴會”也與史實不符, 是魯肅去關羽那赴會, 與史實相反。

  3 塔院寺關帝壁畫的藝術特色

  關公信仰到明清達到鼎盛, 關公廟遍及華夏, 關公崇拜形式豐富多樣。相應的關公壁畫也陸續增多。從其色彩、人物造型以及繪畫方式判斷應為清代晚期作品。

  3.1 構圖

  構圖是創作的第一步, 決定了整幅壁畫是否和諧, 是否自然。南北墻壁的壁畫采用了連環畫的方式, 壁畫呈間隔狀排列, 排與排之間以祥云分隔, 列與列之間以山、石、樹分隔, 過渡十分自然。每一小幅都是一個故事情節, 所有小幅壁畫組成了關帝壁畫的內容。每一小幅又體現了構圖的原則, 布局上體現了重疊、對稱、平衡、散點布局的原則與方法。

  主次原則, 主要是壁畫的重要的部分位于畫的中心, 這樣的方式也更能突出主題。壁畫每一小幅壁畫都以人物為主, 關公基本都處于中心位置, 其他次要人物分布在四周, 這也體現了構圖的主次原則。

  重疊原則, 主要是通過不同程度的重疊可以表現各種不同的空間層次感。這種方法可以使畫面更飽滿, 更細致, 更自然逼真。北墻第四列最后一行《臥牛山收周倉》, 第一層是關公與周倉等人的活動, 第二層是連綿的山;第四行《大戰夏侯惇》中第一層是關羽與夏侯惇大戰場景, 第二層也是山的描繪, 都運用了山的重疊, 增加了空間感。

  對稱原則的使用, 畫面具有穩定性。主要體現在壁畫中一條中軸線兩側人物、建筑、色彩搭配等的安排都是基本對稱的。這種構圖方式給人穩定均衡的感受, 這樣的方式在當今社會中生活中運用也很多。北墻第五列第二行《古城聚義》中幾個人物后面的背景, 包括背后的畫、墻壁, 以及左右兩邊的柱子、地板, 這些繪畫都體現了對稱原則。南墻第四列第二行《大宴關公》中, 關羽與曹操各執一桌, 兩個人的位置、桌子的位置、桌上物品的擺放、兩個隨從站立的位置, 包括背后墻上的畫、地板的對角線也正好在中間, 這些都很好的運用了對稱的原則, 將《大宴關公》中兩個人的氣場關系, 更好地表現出來。

  散點布局, 通過分割、排列、組合等方式把本不應該在一個空間的三個情形連接到一個畫面中, 在有限的空間中表現同一時間不同空間的不用事物[6]。北墻第五列第三行《三顧茅廬》, 運用散點布局將劉關張三人在屋前敲門說話, 門童在門口回答, 與諸葛亮在屋內躺著的畫面放到一幅壁畫中, 生動形象, 讓人一目了然, 能清楚明白表達的內容。

  平衡原則。平衡在壁畫中隨處可見。壁畫以連環畫形式, 故事相連, 每幅表現的主題清晰, 有的是單獨一個人, 有的是幾個人, 通過壁畫表現出清晰的主題, 這就是一種平衡。

  3.2 技法

  壁畫以連環畫的形式表現, 呈間隔狀排列, 排與排之間以祥云分隔, 列與列之間以山、樹分隔, 整體布局十分和諧。間隔的祥云屬于水云畫法中的細勾云法。勾云法適合畫流動的云, 用線條來表示云的動態。云的線條流暢又凝重, 云的形狀各式各樣, 變化多端, 勾云法線條流暢, 比較適合在間隔的小范圍內作畫。

  山的畫法多種多樣, 此處壁畫中山的畫法也不是單一的, 如畫山起手法、賓主朝揖法、高遠法、深遠法、平遠法等等都有運用。這些多樣畫法的運用, 使得山的形狀多種多樣, 間隔的山形不單一, 多樣豐富。壁畫中的山的多樣, 也代表了地形與地方的不同, 空間感十足。

  壁畫中幾乎每幅壁畫中的樹都不相同, 間隔的樹也不相同, 樹的畫法也是多種多樣。涉及的畫法有范寬樹法、吳仲圭樹法、梅花道人樹法、劉松年雜樹畫法、畫松法等等。這些不一樣的樹, 給壁畫一種很新鮮的感受, 如果都是單一統一的樹作間隔, 壁畫看起來就會單調乏味。不一樣的樹, 給每幅壁畫增添了美感與獨特感。壁畫內容中的樹也是多種多樣的, 每幅壁畫的內容不同, 場景不同, 樹的畫法也不相同。在整個壁畫中, 樹或高大或矮小, 或繁盛或疏松, 有的只有一棵, 有的是多棵等等形態, 整幅壁畫顯得更加和諧, 層次感與空間感更強。

  3.3 色彩

  兩墻整個背景為土黃色, 整個背景色為偏暗色系土黃色, 這樣的運用, 首先是整個墻壁的壁畫形成統一的整體;其次這樣的運用, 可以更好地襯托其他的色彩。整體以綠色為主調, 大面積使用了不同程度的青綠色, 配合紅色、藍色、白色、棕色、黑色、灰色、黃色進行描繪, 有些配飾或者人物身上還用到了瀝粉貼金, 色彩鮮艷, 生動自然, 具有統一的色彩要素, 畫面具有協調統一的整體美感。

  墨綠色主要體現在關公的綠袍上, 使用面積比較大, 艷麗且鮮明, 引人注目, 更能體現關公的主體地位。壁畫的底色很多也使用到青綠色, 很自然。

  亮紅色主要是壁畫中其他次要人物衣袍著裝的色彩, 或者一些配飾的色彩, 還有旗子的邊緣等等。除了亮紅色還有橘紅色, 旗子的顏色, 題記的顏色等等都是橘紅色。在背景色的襯托下, 在其他顏色如紅色、黑色、黃色的配色下, 很有層次感, 不會顯得突兀。畫面層次分明, 就更能凸顯主題。紅色的使用與主色調, 形成了很鮮明的對比, 紅綠撞色的出現, 給人視覺的沖擊, 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藍色是清代比較流行的顏色, 清代的藍色由淡到濃有很多區分, 南北墻壁畫中藍色的使用也很多, 涉及好幾種。壁畫中有人著藍袍, 這屬于一種寶藍色, 如北墻叱諸葛瑾中諸葛瑾著藍袍;刮骨療傷中大夫也著藍袍等等。關公等其他人頭上的綸巾也很多用到了藍色, 能很快的捕捉壁畫人物的面部。還有室內的配飾、桌子邊緣、墻壁等都有藍色涉及。城墻以及地板都使用了淡藍色。深淺不一的藍色, 層層遞進, 使壁畫整體很協調, 但不會單一。

  瀝粉貼金是中國古代壁畫中很重要的一種使用方法, 寺觀壁畫中大量運用瀝粉貼金, 貼金讓壁畫更加華麗富貴, 瀝粉的凸起讓壁畫更加有立體感, 更加逼真形象。塔院寺關公壁畫中用到瀝粉貼金的地方有很多, 幾乎每幅畫都有或多或少的貼金設計, 大都體現在在關公的帽冠或者腰帶等配飾, 或者關公的大刀上, 比如南墻怒斬楊齡中關公的大刀和配飾上都有使用, 使得關公的形象更高大, 形象逼真;其他次要人物的配飾上也有使用, 曹操的配飾, 南墻曹托美女中美女的頭飾等, 或者關公與其他人大戰的壁畫中其他人的配飾上, 或者武器上也都有使用, 瀝粉貼金的使用使人在觀看壁畫的第一印象中就很鮮明, 很有層次感, 富貴華麗, 提升壁畫的檔次。

  南北墻關公壁畫的色彩除了上邊集中使用面積較大的顏色, 還有其他配色的使用, 如, 灰色, 有次要人物著灰袍, 也是襯托作用, 襯托關公的主要地位。白色, 城墻或者地板中由白色與淡藍色相間, 顏色相近又有所區別, 也不會喧賓奪主。黑色, 主要就是衣服的配色, 使得人物更立體, 不單調。

  3.4 造型

  通過觀察壁畫, 可以發現, 壁畫中人物頭部占比比較大, 身材比較矮小, 比例不太協調, 有些不太美觀, 對于身體其他部位的表達有影響;但頭部占比大, 可以更好地看清每個人物的面部表情, 更好地了解人物的內心, 烘托主題。

  關公大都綠袍赤面, 個別壁畫中著灰袍, 如北墻中臥牛山收周倉中著灰袍, 頭戴紅色綸巾或者頭戴藍色綸巾, 面部表情大都比較嚴肅, 長須, 丹鳳眼, 臥蠶眉, 手執青龍偃月刀, 與小說形象十分符合。《三國演義》第一章回中寫到:“身長九尺, 髯長二尺, 面如重棗, 唇如涂脂;丹鳳眼, 臥蠶眉, 相貌堂堂, 威風凜凜。”[8]還有一些壁畫中關公身著戰袍鎧甲, 一身戎裝, 頭戴頭盔, 面部兇狠, 手執大刀, 氣勢十足, 如北墻河梁保駕中關公的形象。這些形象都是根據小說繪畫, 與小說中關公的形象相吻合。壁畫中關公大都居于中間位置, 體現對關公的尊重敬仰。造型方面, 壁畫中關公或站立, 或端坐, 或騎馬, 或拿刀作戰等等, 與每幅壁畫的題記都相吻合。整個壁畫的描繪, 主要放大關羽的形象, 縮小次要人物, 重點突出關羽作為崇拜對象的地位, 側面烘托關公的神圣與威嚴。

  關公騎的大馬主要使用了兩種顏色, 棕色和黃色。大部分是棕色, 騎棕色大馬拿刀, 赤兔馬, 形象與小說符合, 很有氣勢, 如怒斬文丑中就是棕色大馬。個別是黃色大馬, 比如溫酒斬華雄中就是黃色大馬。其他人馬也是棕色與黃色, 馬的繪畫十分生動, 都是根據作戰的情形, 包括馬的朝向, 以及馬的前蹄或后腿, 都是正在作戰或者奔跑的動態, 簡單幾筆, 就將馬的動態躍然與墻上, 十分逼真。

  壁畫中, 劉備紅袍, 張飛黑袍, 人物形象鮮明個性突出, 與小說描述也相符。曹操在小說描述應著紫袍, 但此處壁畫不是, 有的著紅袍, 如在南墻溫酒斬華雄中身穿紅袍位于中間, 大宴關公中身穿灰袍等等。

  現當代, 關公信仰遍布世界各地, 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 對關公的崇拜幾乎成為了一種普遍現象。關公信仰是中國民間信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其身上具有的忠、義、勇、智、信, 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體現了現當代的社會價值標準, 對于構建和諧社會有重要影響, 具有很重要的現實意義。

  參考文獻:

  [1] 金晨.關公信仰研究:以關公楹聯解讀為例[D].南京:南京師范大學, 2017.
  [2]趙爾巽, 等.清史稿·禮三:卷84[M].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 1998:2541.
  [3]黃盛璋.五臺山大塔院寺白塔的來源與創建新考[J].晉陽學刊, 1982 (3) :51-55.
  [4] 趙林恩, 收錄點校.五臺山碑文[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6.
  [5] 七佛八菩薩大陀羅尼神咒經:卷4[M]//大正藏:21冊.臺北:新文豐出版社, 1973.
  [6]牛曉云.張家口市崇禮縣清代關帝廟壁畫中國畫元素的研究[D].石家莊:河北師范大學, 2016.
  [7]羅貫中.三國演義[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5:5.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澳門三大名園遺存原因與保護策略

相關內容推薦
爱彩票网-爱彩票网投注-爱彩票网注册 十分快三-首页 大发排列3-首页 217彩票-217彩票平台-217彩票官网 幸运五分彩-首页 现金购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