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學術堂 > 世界史論文 >

高句麗與東魏、北齊近五十年的朝貢關系探析
添加時間:2018-11-17

  摘    要: 公元534年北魏分裂后, 東魏、北齊與高句麗不興兵戈, 朝聘往來不絕。雙方朝貢關系大致可分為三個時期, 即東魏時期、北齊前期、北齊后期, 因為雙方實力、外部環境的變化, 不同時期兩國的朝貢關系呈現出不同特點, 朝貢次數、密度也各不相同。總體而言, 東魏、北齊與高句麗朝貢關系呈現出“先熱后冷”之態勢。

  關鍵詞: 東魏; 北齊; 高句麗; 朝貢;

高句麗與東魏、北齊近五十年的朝貢關系探析

  Abstract: After the split of the Northern Wei Dynasty in 534 AD, the Eastern Wei Dynasty and the Northern Qi Dynasty did not go to war with Gaogouli.The tributary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sides can be divided into three periods, namely the Eastern Wei period, the early Northern Qi Dynasty and the late Northern Qi Dynasty.Because of changes in the strength of both sides and the external situation, there were different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ributary relationship in different periods in terms of times and frequency.Generally speaking, the tributary relationship between Eastern Wei Dynasty, Northern Qi Dynasty and Gaogouli presents a trend of“from warm to cold”.

  Keyword: Eastern Wei; Northern Qi; Gaogouli; Tributary Relationship;

  關于南北朝與高句麗朝貢關系, 我國學者論文及著述數量甚多, 對南北朝時期中原王朝與高句麗的朝貢關系做出述論的有:韓昇《論魏晉南北朝對高句麗的冊封》、程尼娜《高句麗與漢魏晉及北族政權的朝貢關系》、康德文《高句麗何以能同南北和平共處》、劉子敏《高句麗與南北朝的關系》、祝立業《論南北朝時期高句麗王國的內外政策》、劉文健《高句麗與南北朝朝貢關系研究》等。此外在著述中論及南北朝時期高句麗與中原王朝朝貢關系的有:金毓黼《東北通史》、佟冬等《中國東北史》、馬大正等《古代中國高句麗歷史叢論》、耿鐵華《中國高句麗史》。然而, 這些論著多以高句麗為中心來探討二者的朝貢關系, 很少站在中原王朝的角度上加以審視, 對中原王朝對高句麗的政策, 也缺乏深入而具體的探討。

  南北朝時代的中原諸國與高句麗朝貢關系中, 以北魏與高句麗朝貢關系尤為矚目 (1) , 研究成果也頗為豐碩, 如房奕《高句麗向北魏遣使與相互關系的變遷》、常樂《高句麗與北魏交涉關系研究》、張芳《試析北魏與高句麗的封貢關系》、李憑《魏燕戰爭前后北魏與高句麗的交往》。但是北魏之后, 北朝諸國與高句麗朝貢關系的研究幾乎闕如。本文以東魏、北齊為中心, 根據高句麗對東魏、北齊近五十年的朝貢、受封情況, 可將雙方朝貢關系分為三個階段, 即東魏時期、北齊前期、北齊后期, 據此分析兩國朝貢關系的演變。

  一、東魏與高句麗的朝貢關系

  公元534年北魏分裂后, 北朝進入東魏與西魏分治時期, 東魏與高句麗仍以遼河為界, 維持了北魏時期的兩國疆界。中原各國與高句麗之間的關系也在重新組合, 從東魏、北齊方面來說, 盡管與高句麗為鄰, 但統一北方乃至中原才是國之重策, 與高句麗保持友好關系, 有助于其免除后顧之憂。從高句麗方面說, 雖然北朝分裂, 但東魏、北齊實力強大, 維持雙方的朝貢關系有助于其政權穩定。

  對于高句麗, 東魏政權報以友好態度, 孝靜帝登基后, 即授予高句麗安原王“驃騎大將軍”, 并“余悉如故”。早在公元532年, 北魏末代皇帝孝武帝曾冊封高句麗王“策使持節、散騎常侍、領護東夷校尉、遼東郡開國公、高句麗王”, “余悉如故”表明東魏繼承北魏對高句麗的政策, 不僅保留了北魏時期授予高句麗王的封號, 承認高句麗占據遼東的事實以及管理東北各族事務的權力, 而且東魏還加封高句麗王為“驃騎大將軍”。驃騎大將軍為正一品, 封爵極高, 后來的北齊文宣帝高洋、清河王高岳都歷任此職, 驃騎大將軍的冊封體現了東魏對高句麗的重視, 交好高句麗之意明顯, 而高句麗也接受東魏所賜官職, 兩國官方往來頻繁。

  此一階段, 高句麗在安原王時期, 八次 (2) 遣使入貢東魏。陽原王即位后, 更是年年進貢直至北齊禪代東魏。東魏立國不過十七年, 高句麗共計向東魏王朝納貢13次, 史稱“訖于武定末, 其貢無歲不至”。可見東魏時期, 兩國的朝貢關系是積極、友好的。

  這種密切的朝貢關系與當時的中原及朝鮮半島的形勢息息相關。南北朝末期的“后三國時代”中, 東魏實力最強, 高歡時期東魏多次主動進攻西魏, 大有一統北方之勢。高澄執政時, 更是北擊庫莫奚、東北逐契丹、西北破柔然、南取淮南, 將東魏疆域一直延伸到長江, 以西魏和南朝的實力都不足以與東魏抗衡。

  而此時的朝鮮半島, 百濟和新羅聯合對抗高句麗, 沉重打擊了高句麗的南下戰略。安原王時期, 高句麗連年天災, 可謂外憂內患。對于高句麗而言, 避免四面樹敵是上策, 國力的衰落又需求東魏的支持, 因此高句麗通過積極入貢, 避免與東魏的沖突, 同時尋求與東魏的合作。而同時期高句麗僅僅兩次對南梁入貢。此外, 盡管西魏距離高句麗遙遠, 又有東魏阻隔, 高句麗還是于公元546年對西魏朝貢一次。

  可見東魏時期, 高句麗在與中原王朝朝貢關系中明顯表現為重東魏輕西魏、南梁。如果高句麗對西魏和梁朝積極進貢, 可能會招致東魏的不滿甚至興師問罪, 因此高句麗對梁朝和西魏保持了有限的朝貢關系。

  高句麗對東魏這種高頻率進貢的目的在于化解東魏與高句麗在遼東地區爆發沖突的潛在危險, 能夠使己方專注于南下朝鮮半島的戰略。而東魏保持與高句麗的友好關系, 既彰顯了自己是北魏正統繼承者, 又可以東顧無憂, 專注于消滅西魏統一北方的戰略。雙方各有所需, 各有所求, 因此朝貢往來互動頻繁。

  二、北齊前期兩國的朝貢關系

  此階段是兩國朝貢關系的轉折階段。控制東魏朝政的高歡家族, 最終在高洋時代取代東魏。公元550年, 高洋廢掉東魏傀儡皇帝孝靜帝, 建立北齊。高洋加封高句麗王高成“使持節、侍中、驃騎大將軍, 領東夷校尉、遼東郡公、高麗王”。公元560年, 齊廢帝高殷冊封高句麗王高湯為“使持節、領東夷校尉、遼東郡公、高麗王”。高洋父子即位后迅速對高句麗冊封, 都是北齊重視、鞏固與高句麗關系之表現。原因在于北齊立國后, 北方民族更加活躍, 柔然、突厥、庫莫奚、契丹時服時叛。高洋曾多次出兵打擊北方胡族, 并修筑長城以為防御。因此, 結好高句麗, 利用高句麗牽制北方諸族, 成為北齊必要的戰略選擇之一。

  北齊對高句麗示好, 高句麗本應報之以李, 但是高句麗在北齊前期, 文宣帝高洋、廢帝高殷、孝昭帝高演三朝, 十年僅入貢四次 (3) , 與東魏時期“其貢無歲不至”反差較大。因為“北齊對周邊民族所實施的強硬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高句麗與北齊的關系”[1], 《北史·高麗傳》記載:公元553年北齊文宣帝高洋“使博陵崔柳使于高麗, 求魏末流人。敕柳曰:若不從者, 以便宜從事。及至, 不見許。柳張目叱之, 拳擊成墜于床下, 成左右雀息不敢動, 乃謝服, 柳以五千戶反命”。面對北齊使者的無禮行徑, 高句麗王卻只能忍受, 實是“因為此時百濟、新羅聯軍在南方大敗高句麗, 奪取漢水流域, 兵鋒直指平壤, 在北方又與突厥發生戰爭, 以致高句麗南受制于百濟、新羅, 北受制于突厥, 無力對抗近在營州北齊皇帝統帥的大軍”[2], 高句麗只得違心滿足北齊的要求, 歸還北魏流民。

  高句麗王先“不許”, 后“謝服”, 可見高句麗并非真心順服, 自公元553年以后, 高句麗中斷了連續九年對東魏、北齊政權的朝貢, 或許和這次北齊使者拳擊高成事件有關。由于實力不足抗衡北齊, 高句麗只能以減少朝貢表達自己的不滿。北齊廢帝即位后, 削除了給予高句麗王“驃騎大將軍”的封號, 可視為北齊對高句麗減少朝貢的“懲罰”。

  北齊前期, 高句麗未對南朝、西魏、北周朝貢, 蓋因南朝局勢混亂, 正處梁、陳交替之際。北周雖取代西魏, 但宇文護專權, 北周政局不穩。北齊在中原三國中, 依舊強勢。因此高句麗在冷卻與北齊朝貢關系的同時, 對中原他國局勢采取觀望的態度, 對南朝和北周未有朝貢之舉。

  這段時期北齊與高句麗的朝貢關系, 表現在北齊較東魏更重視與高句麗的關系, 高洋父子即位后都冊封高句麗王, 遣使尋求北魏流民, 尋求與高句麗合作共同應付北方民族的威脅。但是高句麗畏于北齊的強勢政策, 為保障自己的安全, 避免成為北齊的附庸, 高句麗大幅度減少對北齊的朝貢, 北齊也削去高句麗王“驃騎大將軍”的封號。雖然北齊是此一時期高句麗對中原王朝的唯一朝貢對象, 但是雙方關系明顯較東魏時期冷淡。

  三、北齊后期兩國的朝貢關系

  北齊自孝昭帝高演英年早逝后, 后期的執政者高湛、高緯昏庸無道, 國力不斷下滑, 在北周和南陳的打擊下, 北齊逐漸由盛轉衰。反觀此時的高句麗, 成功瓦解了百濟與新羅聯盟, 扭轉了其在朝鮮半島的被動局面。由于周邊環境的改善, 高句麗終于表現出朝貢外交的靈活性, 不再把北齊作為主要朝貢對象。終北齊滅亡, 高句麗在北齊后期這十七年時間里, 僅于公元561年、573年兩次入貢北齊, 同期高句麗卻六次入貢南陳, 公元562年, 陳文帝授平原王為寧東將軍。高句麗朝貢南陳的次數明顯多于北齊, 顯見高句麗把南陳看成可以制約北齊的盟友, 朝貢呈現出親陳遠齊之勢, 親疏之分十分明顯。

  高句麗既沒有和北齊絕交, 又達到利用南陳牽制北齊的目的, 北齊卻因國力下滑, 屢屢受挫于北周和南陳, 對高句麗與南陳的交好, 無能為力, 兩國之間的朝聘往來也始終未絕, 新出土的隋朝《裴遺業墓志》載:“武平元年, 兼員外散騎常侍, 聘高麗使主”;“裴遺業在北齊武平元年 (570年) 以兼員外散騎常侍身份銜命海隅, 聘使高麗而懷來東夷之舉, 為史書所缺載, 亦為金富軾撰寫的三韓古史《三國史記》所不記”[3]。

  值得注意的是, 在高句麗與南陳交好的同時, 北齊也加強了同百濟和新羅的聯系, 后主高緯時期, 百濟于公元567年、572年兩次入貢北齊, 兩度受封。公元570年, 北齊封百濟王為“使持節、侍中、驃騎大將軍、帶方郡公、百濟王”, 北齊將從高句麗封爵中削去的“驃騎大將軍”的封號轉給了百濟, 說明“北齊此時對百濟王的封爵也高于對高句麗王的封爵”[4]。新羅也于公元564年、572年兩度朝貢北齊, 公元565年, 北齊冊封新羅真興王為“使持節、東夷校尉、樂浪郡公、新羅王”, 北齊不僅將曾經冊封給高句麗的“東夷校尉”轉授與新羅王, 還將南朝曾授予高句麗王的樂浪公爵號也一并相授。北齊冊封新羅和百濟之舉以及冊封的爵位表明新羅和百濟在北齊朝廷取得了與高句麗基本平等的地位。

  北齊后期, 雖然朝鮮半島三國均有向北齊朝貢之舉, 但唯獨高句麗沒有被冊封, 證明北齊對高句麗的不信任。作為回應, 高句麗在朝貢中也是重南陳輕北齊, 而北齊內政的持續腐化以及北齊對南陳、北周戰事的不斷失利, 使得高句麗更有底氣疏遠北齊。

  北齊后期的十七年, 兩國朝貢關系是有貢無封。高句麗僅僅兩次進貢北齊, 北齊也未予高句麗任何冊封。高句麗親近陳朝, 而北齊與百濟、新羅接近, 彼此之間互相制約, 證明兩國關系持續轉冷。可見高句麗與北齊的朝貢關系不僅沒有改善, 反而漸行漸遠。究其原因, 一是北齊國力的衰退, 二是高句麗周邊環境的改善。

  四、結語

  公元577年北周滅北齊, 統一北方, 高句麗與東魏、北齊近五十年的朝貢關系也隨之結束。在南北朝時代, 朝貢對象的實力強弱必然會成為高句麗朝貢行為的一個重要的參考, 東魏、北齊實力強大, 成為高句麗朝貢的首選, 因此高句麗對東魏、北齊朝貢次數遠遠多于西魏、北周和南朝。但隨著時代演變, 高句麗對北齊的朝貢次數呈現逐年遞減、由熱至冷的態勢 (詳見表1) , 這與北齊國力的衰退有關, 也與受到雙方國內及周邊形勢變化的影響有關。雙方朝貢關系消長的背后, 則是高句麗與東魏、北齊在政治、軍事、外交各方面的博弈, 彼此間的實力消長成為影響兩國朝貢關系的決定性因素。

  表1 東魏、北齊與高句麗朝貢關系表
表1 東魏、北齊與高句麗朝貢關系表

  參考文獻:

  [1]劉文健.高句麗與南北朝朝貢關系變化研究[J].東北史地, 2010, (02) :38-42.
  [2]熊義民.公元四至七世紀東北亞政治關系史研究[D].廣州:暨南大學, 2002.
  [3]王其祎, 周曉薇.新出北齊聘高麗使主《裴遺業墓志》疏證[J].北方文物, 2012, (02) :66-69.
  [4]于春英.百濟與南北朝朝貢關系研究[J].東北史地, 2010, (06) :37-42.

  注釋:

  1 北魏時期, 高句麗朝貢69次。
  2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載:高句麗安原王四年、六年、七年、九年、十年、十二年、十三年、十四年, 八次遣使入東魏朝貢。
  3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載:高句麗陽原王六年、七年、十一年、平原王六年, 四次入北齊朝貢。

上一篇:抗戰時期中國的四大德械師部隊
下一篇:一戰后英國對庫爾德斯坦的政策變遷

相關內容推薦
四方棋牌-官网 好运快乐8-首页 抢庄龙虎-首页 决胜时时彩-首页 大发棋牌-首页 彩神APP-首页 } } } 四方棋牌-官网 好运快乐8-首页 抢庄龙虎-首页 决胜时时彩-首页 大发棋牌-首页 彩神APP-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