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學術堂 > 世界史論文 >

抗戰時期中國的四大德械師部隊
添加時間:2018-11-17

  摘   要: 熟悉抗戰歷史的人, 都知道正面戰場上有“五大主力”的說法, 指的是:新一軍、74軍、第五軍、18軍、新六軍。“五大主力”在抗戰時期, 都取得了突出的戰績。然而很少有人知道, 在“五大主力”之前的抗日戰場上, 中國裝備最好, 戰績最好的軍隊, 是四個德械師, 它們是:87師、88師、36師、教導總隊。

  關鍵詞:  1930年代,中德合作,德械師

抗戰時期中國的四大德械師部隊

  德械師, 就是用德國軍械裝備的部隊。當年, 中國和德國曾有過一段“蜜月期”, 中國擬用德國武器裝備60個師, 但由于各種原因, 最后只裝備了四個師。這四個師在抗戰之初都取得了不俗戰績, 有三個在南京保衛戰中, 精華喪失殆盡, 僅有一個師成建制撤出, 后來還參加了滇西反攻。德械師的歷史, 就是一部艱苦抗戰史。

  一、 舊軍隊舊戰法, 不適應現代戰爭

  1924年6月, 黃埔軍校在廣州創辦, 中國國民革命軍有了第一支正規軍隊。這支軍隊因為受到了系統訓練, 而有別于當時各軍閥的地方武裝, 是當時最強的一股軍事力量。此后, 北伐戰爭、中原大戰等戰役, 檢驗了這支軍隊, 蔣介石也依靠這支軍隊, 獲得了名義上的統一。中原大戰后, 隸屬于南京政府的軍隊大約有200萬人, 然而這200萬人是一鍋大雜燴。由黃埔軍校散葉開枝衍生出的軍隊, 只有70個師, 人數占1/3, 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中央嫡系部隊”, 而其余的2/3軍隊, 都是沒有接受現代化軍事訓練的雜牌軍隊。嫡系和雜牌的差距很明顯, 前者裝備好, 戰斗力強;后者裝備差, 一盤散沙。即使是嫡系部隊, 受當時中國經濟能力和軍事能力的影響, 裝備也遠不如歐美先進國家。以步槍為例, 同一支作戰單位中, 有中國的漢陽造、德國的毛瑟槍、捷克式、比利時式、日本式等等, 還有民間自制步槍。槍械不統一, 無法組成有效的火力, 也給后勤保障帶來極大的困難。不但槍械不行, 軍事素質也不行。黃埔軍校的軍事教官絕大部分來自保定陸軍軍官學校。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是在袁世凱倡導下, 于1903年開辦的。1923年, 因為軍閥混戰、資金缺乏等原因停辦。第二年, 黃埔軍校建立, 原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的教官紛紛轉投黃埔軍校, 繼續從教。但是, 他們的軍事思想還停留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 對于一戰后的軍事思想, 對于新武器、新戰法、新思想沒有涉獵, 所以顯然不能適應現代戰爭的需要。蔣介石和他身邊的一批軍事幕僚, 顯然了解到這一點, 他們將眼光投向西方, 尋找軍事“合伙人”。這個“合伙人”很快就找到了, 這就是德國。

  二、 中德雙方各取所需

  德國與中國的合作, 最早可以追溯到晚清。晚清時期, 英國是中國的最大貿易國, 但這種貿易關系的建立, 是用堅船利炮轟開的。德國是第二大貿易國, 但是德國和英國不同, 它對中國沒有積極的帝國主義野心。晚清政府也將德國政府視為自己的合作伙伴, 向德國購置武器, 德國著名的克虜伯公司幫助中國在旅順港和大沽炮臺修建防御公司, 裝備克虜伯重炮。北洋水師也向德國訂購了三艘先進的主力艦:定遠號、經遠號、來遠號。中國當時最大的軍械工廠——漢陽鐵廠, 也是在德國幫助下建立的。除此外, 德國還先后幫助張之洞和袁世凱訓練新式軍隊。

  中德關系的轉折發生在義和團事件, 然后綿延到一戰。在義和團事件中, 德國駐華公使克林德被殺, 德皇威廉二世揚言報復, 德國加入了“八國聯軍”, 清政府戰敗賠款。到了一戰, 當時的北洋政府在日本的授意下, 對德國宣戰。盡管中國成為戰勝國, 但利益被日本剝奪, 日本取代德國, 占領青島和膠州灣。

  一戰的戰敗, 對德國的打擊是慘重的。戰勝的英法等國一手制定的《凡爾賽條約》, 規定德國最多只能保留十萬軍隊, 不得擁有坦克和重型火炮, 而且不得進行海外貿易。當時德國的科技和軍事生產能力, 仍然高居世界前列, 為了挽救日益衰敗的經濟, 德國將眼光落在了東方的中國。

  中國需要德國的武器, 德國需要依靠生產武器振興經濟。中國需要德國的軍事人才, 德國的大量軍事人才因為退役而失去生活來源。就這樣, 雙方很快走到一起。

  三、 德國軍事人才來到中國

  第一個來到中國的德國軍事專家叫馬克斯·鮑爾。鮑爾在一戰時擔任德軍參謀本部作戰處少校參謀, 深受上司魯登道夫的賞識。魯登道夫是德軍著名將領, 在一戰中屢立奇功。一戰結束后, 沒有生活來源的鮑爾流落海外, 在匈牙利擔任軍事顧問, 郁郁不得志。當時, 民國政府的特使想要邀請魯登道夫來華, 但魯登道夫名氣太大, 會引起英法等國的注意和抗議, 于是, 魯登道夫就推薦了自己的得意門生鮑爾。特使輾轉找到鮑爾, 鮑爾接受了邀請, 著手研究中國軍隊, 并寫出了針對中國軍隊的《現代軍隊組織建議書》。蔣介石等人看到這份《建議書》后, 非常滿意, 立即派人邀請鮑爾來中國。1927年11月, 鮑爾來到中國, 面見蔣介石, 蔣介石對他非常信任, 稱他是自己“歐洲唯一的朋友”。此后, 由德國25名各種軍事人才組成的“軍事顧問團”成立, 鮑爾給他們的任務是:“幫助蔣介石消滅各地軍閥, 讓中國成為德國市場。”“軍事顧問團”引起了英法等國的注意, 它們提出抗議, 認為此舉違反了《凡爾賽條約》。德國政府下令鮑爾等人回國, 但鮑爾認為, 這個顧問團的成員都是為了薪資, 純屬個人行為, 堅不回國。1929年5月, 鮑爾在上海患病身亡。

  第二個來到中國的德國軍事專家叫佛采爾。佛采爾的軍銜是少將, 他接過鮑爾的教鞭, 幫助蔣介石在中原大戰中取得勝利, 蔣介石的實力空前增強。第三個來到中國的德國軍事專家叫塞克特。塞克特是德國名將, 在德國擔任國防部長, 當時有“國防軍之父”的稱譽, 但因為和總統興登堡不合, 被解除職務, 來到中國。此時的德國日漸強大, 已經無視英法等國的意見。第四個來到中國的德國軍事專家是法肯豪爾。法肯豪爾是接受塞克特的建議來到中國, 并接替他的職務的, 塞克特因為身體原因回到德國。法肯豪爾此前擔任過德國駐日本武官, 對日本的方方面面都有深入的了解。他幫助國民政府建立了對日防御體系, 并改編和組建中國軍隊。

  蔣介石和法肯豪爾的想法是, 參照德國軍隊標準, 用三四年時間, 將中國陸軍統一編成60個步兵師, 輕重武器全從德國進口。國民政府高層普遍認為, 當年日本有17個常設師團, 能夠投入中國戰場的估計有10個左右, 中國3個齊裝滿員的師對付1個日本師團, 穩操勝券。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德械師。

  四、 60個德械師, 只裝備了4個

  蔣緯國在回憶錄中說, 當年蔣介石信心爆棚, 鑒于當時中國的國力, 準備先裝備40個德械師。當時中國軍隊的裝備, 缺額極大。按照德械師的標準, 一個師要求擁有山野炮36門, 40個師就是1440門, 而當時全國僅有138門, 連1/10都不到, 而且質量也達不到德械師的標準。一個師要求150毫米榴彈炮4門, 40個師就是160門, 而當時的中國連一門都沒有。就算裝備趕上了, 還需要訓練, 而中國士兵絕大部分出生在農村, 沒上過學, 訓練仍然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

  國民政府決定先把德國武器拿到手, 其他問題隨后再說。按照裝備60個德械師的標準, 需要從德國購買240門150毫米榴彈炮, 國民政府決定在5年內, 分10批購買這種重型武器, 第一期先買24門, 可以裝備一個炮兵團。

  1935年, 24門150毫米榴彈炮從德國克虜伯公司運到了中國, 中國組建了編制單列的炮兵第十團, 準備以后在其余重炮運抵中國后, 再組建第九團到第一團。然而, 因為缺錢等各種原因, 一直到全面抗戰爆發, 中國也僅有這24門重炮。無論是60個德械師, 還是40個德械師, 到抗戰爆發時, 原計劃德械師的裝備也遠遠沒有完成, 僅僅初步裝備了4個, 分別是87師、88師、36師、中央軍校教導總隊。縱然如此, 和真正的德國師比起來, 也裝備殘缺, 比如87師到抗戰開始還缺少一個炮兵營、4個步兵炮連、一個高炮營。87師和88師的前身, 是南京衛戍部隊的警衛第一師和第二師, 屬于嫡系中的嫡系。在1932年的“一·二八”淞滬抗戰中, 剛剛組建的這兩個師合編為第五軍, 和十九路軍并肩作戰, 迫使日軍四次換帥。36師成立于1933年, 是87師和88師的補充部隊4個團組建而成的。中央教導總隊則是4支德械師中成立最早的, 也是一個師的編制, 兩旅四團, 成立于1931年。

  盡管在裝備上, 這4個中國德械師和真正的德國師存在一定的差距, 但仍然在抗戰之初給了侵華日軍極大的殺傷。

  五、 淞滬戰場上的德械師

  1937年8月, 七七事變后一個月, 中日在上海的戰爭一觸即發。中國軍隊87師和88師奉命最先開到上海戰場。當時, 上海的日軍有海軍陸戰隊約5000人, 還有一定數量的坦克和各種口徑的火炮。

  8月13日下午, 日軍突襲駐守在八字橋地區的中國軍隊, 中國軍隊還擊, 一場長達三個月, 投入上百萬軍隊的大會戰, 就此展開。從8月14日開始, 中國軍隊猛攻日本海軍陸戰隊。此時, 日軍尚無岸上機場, 航空母艦也遠離戰區, 作戰不利, 節節敗退, 龜縮于鋼筋水泥建筑里, 茍延殘喘。日軍向總部電文中頻頻出現“苦危”“極難”“屢陷危境”等字樣。而德械師也付出了慘重代價, 527團共有9名連長, 其中7名陣亡。88師264旅旅長黃梅興也犧牲, 這是中國犧牲在淞滬會戰中的第一名將領。戰役打響后, 國民政府緊急向上海增援了3個師, 這3個師都是當時中國軍隊的精銳, 其中包括第36師。

  中國軍隊猛攻十天, 日軍防御體系被割裂, 危在旦夕, 等待從本土趕來的援軍。日軍第3師團和第11師團在松井石根大將的率領下, 趕到上海, 立即陷入膠著戰事中, 陸軍的松井石根大將和海軍的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都向大本營請求緊急增援, 日軍大本營認為夸大其詞, 就派遣參謀部西村敏行前去查看。西村敏行一回到日本, 在報告中說:“敵人抵抗實在頑強, 無論是被炮擊還是被包圍, 決不后退……兩個師團陷入嚴重苦戰中。”第二天, 日本宣布進入戰時體制。日軍第9師團、第13師團、第101師團, 和15個步兵大隊, 先后進入上海, 上海日軍達到12萬人, 更兼有200余輛坦克、200余架飛機、300門火炮和數量龐大的艦艇, 上海變為“血肉磨坊”。

  淞滬戰場有多慘烈?舉一例, 第一軍第八師是嫡系部隊, 戰斗力強, 守衛蘊藻濱一處, 與登陸日軍展開拼殺, 4天后, 德械師36師和稅警總團各一部接應第八師撤出戰場, 原有8000人的第八師, 僅余700人。

  上海久攻不下, 日軍又組建第10軍, 下轄第6師團、第18師團、第16師團、第114師團, 開赴中國。至此, 上海日軍已經超過20萬人。第6師團和第18師團集結完畢后, 在艦隊的護送下, 于11月4日夜進入中國杭州灣海域, 然后趁著大霧彌漫, 偷襲成功, 淞滬會戰形勢發生逆轉。日軍從杭州灣北岸登陸, 迅速打開了淞滬戰場上中國軍隊的南大門, 不但斷絕了中國軍隊南下的通道, 而且直接威脅到杭州、蘇州、南京等城市的安全。

  雙方再次陷入生死苦戰。中央軍校教導總隊也被派往上海戰場, 教導總隊本來是培養軍隊干部的地方, 此時也轉入一線廝殺。11月6日, 剛剛來到上海的教導總隊, 就和36師一起, 與日軍展開攻守戰, 日軍在飛機的掩護下, 用幾十門火炮轟擊教導總隊和36師堅守的池圈一帶陣地, 中國軍隊死戰不退, 擊潰了日軍一次次沖鋒。第二天, 守衛張港的67師被日軍偷襲成功, 傷亡慘重, 不堪再戰, 教導總隊奉命接替67師陣地, 繼續與日軍苦戰。然而, 日軍登陸后, 形勢已經無法挽回。11月11日, 上海陷落。中國軍隊傷亡人數, 各種資料記載不一, 一般認為在25萬~30萬之間。4個德械師撤出上海時, 都人員傷亡過半。

  1月19日, 上海派遣軍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十軍司令官柳川平助, 不等東京參謀本部的命令, 就命令日軍全力向南京方向追擊, 同樣慘烈的南京保衛戰就此打響。

  六、 南京保衛戰中的德械師

  南京保衛戰是一場不對等的戰役, 一方是日軍第10軍, 這支由4個師團組成的日軍, 沒有遭受多大損失;一方是剛剛從淞滬戰場上撤出的中國軍隊, 傷痕累累, 疲憊不堪。中國軍隊有12萬人, 其中3萬是尚未訓練的新軍;日軍有10萬人。守衛南京的主力部隊, 是德械師中的87師、88師、教導總隊, 和在淞滬戰場上新成立的74軍。

  87師守衛在中山門和光華門。12月8日拂曉, 日軍開始進攻中山門外。87師副師長陳頤鼎回憶道:“從早到晚敵人飛機輪番轟炸, 地面炮火不斷轟擊中山門以及城墻, 有一段被轟開缺口。”接下來的兩天, 日軍出動飛機和艦艇, 對87師堅守的陣地繼續轟炸, 259旅的陣地被日軍坦克突破, 全旅官兵和日軍展開了白刃戰。261旅把守的光華城門, 也被日軍攻入。黃昏時分, 旅長易安華和副師長陳頤鼎帶著一個加強團, 兵分兩路, 向著日軍逆襲, 經過8個小時浴血奮戰, 終于將這股日軍趕出城門。后來的回憶文章寫道:光華門內外, 尸橫遍地, 血流成河, 腳踩在地面, 都會被粘住。這一夜, 旅長易安華、上校參謀倪國鼎, 還有兩名營長, 30多名連排長, 都犧牲了。第四日, 87師陣地的所有工事全部被日軍摧毀, 戰士們仍在廢墟中抵抗。第五日下午3時, 87師通訊設備全部被炸毀, 與外界失去聯系, 但仍在苦戰。12月13日凌晨2時, 87師看到守城部隊離開南京城, 開始陸續撤離。

  88師防守雨花臺和中華門。12月10日, 日軍攻到了87師堅守的光華門附近, 88師派出一個營前去增援, 奪回了光華門陣地。當天下午, 日軍再次以坦克為先導, 增加了一個大隊的兵力, 猛攻光華門。光華門被攻破, 日軍涌入。87師情況危急。88師派出兩個連增援。光華門戰況激烈, 所增援的兩個連長和代理連長先后陣亡。黎明時分, 日軍被擊退, 88師兩個連300多人, 僅回來十余人。最激烈的戰斗發生在12日。從凌晨開始, 日軍就集中了近百架飛機, 幾十門大炮, 分路向雨花臺發起猛攻。激戰到午時, 262旅朱赤身邊只剩下特務連的部分官兵。日軍再次進攻, 朱赤帶著身邊僅剩的戰士迎上去, 他的肚腸都被炸出, 中彈殉國。262旅傷亡殆盡后, 264旅在旅長高致嵩的帶領下, 與蜂擁而來的日軍展開白刃戰。戰至當天下午, 264旅官兵彈盡援絕, 高致嵩壯烈殉國。雨花臺陷落后, 88師撤出南京, 僅剩2000人。36師和教導總隊也在南京城中與日軍交戰, 但傷亡小于87師、88師。教導總隊第二團團長謝承瑞犧牲在南京。

  南京保衛戰后, 教導總隊番號取消。87師和88師盡管還保存有番號, 但再也不是以前那支作戰勇猛的德械師了。唯一還保存有德械師風格的是36師, 36師在南京保衛戰后, 輾轉各地, 繼續抗戰, 在武漢會戰的富金山戰役中取得輝煌戰績。后又參加滇西反攻戰, 直至抗戰勝利。

  以后擔任中華民國海軍總司令的桂永清, 在南京保衛戰中擔任教導總隊總隊長, 仍有人對他說:“你們德械師都是一流人才。”桂永清說:“一流人才都犧牲在南京城下, 剩下的都是二流人才, 包括我。”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高句麗與東魏、北齊近五十年的朝貢關系探析

相關內容推薦
龙虎大战-官网 大发幸运飞艇-首页 五分PK10-首页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快三平台-首页 压庄龙虎-首页 } } } 龙虎大战-官网 大发幸运飞艇-首页 五分PK10-首页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快三平台-首页 压庄龙虎-首页